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星光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46|回复: 28

[短篇小说] 迟到的一跪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1-21
在线时间
1302 小时
威望
900
金钱
6605
注册时间
2014-12-14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3953
主题
146
精华
71
积分
903
UID
23351
发表于 2016-9-21 20:47:45 |显示全部楼层
        一
  “翠娥,这是我做的苞谷饵块,送给你。”荞花妈轻轻地说,嘴里冒着热气,两颗门牙已经落了,头上的丝丝白发被风撩起。
  “谁稀罕你的?我就是穷得吃猪食也不愿意拿你的。”李翠娥狠狠地说着,将瘦弱的身子转朝侧面,绕开站在面前的荞花妈。
  一阵冷风吹来,荞花妈颤了一下。她不在意李翠娥的态度,上前一步,把一盆黄生生的苞谷饵块递了过来,依然细声说道:“今天早上,我做得多,做的时候就想着给你送一些来。翠娥,你拿着,好不好?”
  正要转身的李翠娥突然停了下来,伸手接过。荞花妈长满皱纹的脸上现出笑意,然而,瞬间的功夫,脸色变得煞白。李翠娥把接过的这盆苞谷饵块顺手一倒,然后把盆摔在地面上。溅起的稀泥甩到她们的裤脚上。
  才下过小雪的地面上,很潮湿,泥滑烂路的。金灿灿的苞谷饵块这里滚一个,那里滚一个,就如几头小黄牛在稀泥塘打滚一样,浑身沾满了稀泥巴。落在地上的小盆发出“哐当”一声后,咕噜咕噜地滚朝路边,盆底朝天反扣在地上。
  望着决然离去的李翠娥,荞花妈浑浊通红的眼睛里,大颗大颗的泪珠,如瓦帘滴水,滴在沾满稀泥的苞谷饵块上。
  “老姐姐,我都看到了。翠娥就是这么固执的一个人,你也要理解她,要不是她的坚强,这几年也难得挺过来。”粉桃妈从背后走了过来,一边安慰她,一边走到路边,弯下腰,拾起小盆,把地上东一个西一个的苞谷饵块捡起,放在盆里。
  “走吧,回家去,外面这么冷,你身体又不好,别冷着了。”粉桃妈说完,牵起还在泪流的荞花妈,慢慢往回走去。路边枯树上冷得缩头缩脑的两只小鸟,飞落在刚才滚盆的地方,不停地啄着。
  院子里正在切猪草的老汉,一见荞花妈这个样子,知道老伴又碰了一鼻子灰。他关了电闸,在裤子上擦了擦手,一声不吭,走了过来,默默地接过小盆,走到水池边,拧开水龙头,一个一个地冲洗沾满稀泥的苞谷饵块。
  荞花妈走了过来,接过小盆。老汉叹了一口气,直起身,拉开电闸,猪草机“突突突”地响了起来,又开始切猪草。
  流水“哗啦哗啦”地冲洗着苞谷饵块,那不堪回首的往事也冲洗着荞花妈思绪。

  二
  八十年代中期,计划生育工作队进入黄泥渡村子。路边上到处是宣传队粘贴的标语:“山区人民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结贫穷的扎,上致富的环。”就连荞花妈家房子后面土墙上也贴了一副:“普及一胎,控制二胎,杜绝多胎。”一些生过两个孩子的母亲,见了宣传队的人,就如老鼠见了猫,有的悄悄地住亲戚家去了,有的躲在家里装病,整天不出门。
  此时,荞花妈已经怀孕数月了,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取名乔荞花。他们想要生一个儿子,在黄泥渡,家里没有儿子的,会让村里的人瞧不起,自感低人一等。荞花爸对她说:“媳妇,你看,拿不准你肚子里的娃是男是女。我想了一下,你干脆去你妈家住一段时间,在那儿生娃,如果是男娃,我们就带回来,如果是女娃,就暂时寄养在你弟弟李宝才家。等以后我们生得一个男娃后,再把她领回来。你看好不好?”
  荞花妈自小受父母传统思想的影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一个树桩也要守,她历来对丈夫的话唯命是从。听了荞花爸的话后,她眼泪汪汪地说道:“好,她爸,我依你。”
  荞花妈本姓李,长得挺好看。老实木讷的荞花爸会做木活,加上他家是在黄泥渡,是一个大寨子,离县城近,所以荞花妈的母亲同意把女儿嫁给他,母亲说,灾荒年饿不死手艺人。
  荞花妈的娘家在巧家营,距离黄泥渡虽然只有十里路,却要翻山越岭才能到达,离县城更远。村子坐落在一个半山坡上,不通车路,运东西靠的是人背马驮。母亲家在村子中央,院子里有一大棵核桃树,她几乎就是在这棵树下长大的。
  荞花妈有一个弟弟李宝才,已经结婚分家,住在隔壁那间,已有一个儿子。
  荞花妈在娘家的日子里,白天坐在核桃树下,帮母亲做些事,夜里就睡在母亲家。不知啥原因,荞花妈怀孕反应似乎比怀荞花那阵还强烈些,头晕眼花、恶心呕吐得厉害,唯有自己忍受。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吃不下东西,胃里总是冒酸水。妈妈经常做些她儿时喜欢吃的,可她看到这些美味食物还是吃不下,闻到油烟味儿就恶心,感觉稍微吃东西就撑得慌,即使不吃东西也很不舒服。一起身就发黑,眼前一片模糊,要慢慢才能缓过神。有时,在核桃树下干活,干着干着就头晕,得休息一会儿才能继续做。最严重的一次,竟然晕倒在树下。她总是很困,却又常失眠。一天到晚无精打采的,头感觉很沉,总想躺着,可躺着又是睡不着。每天就这样重复着,她痛苦难耐。好歹有母亲陪在身边,终于熬到生下娃,唉,又是一个女娃。
  于是,接下来就是按夫妻两人的计划行事了,生下娃娃到一岁后,荞花妈回家了。女娃给弟弟养,其实是外婆带着女娃。村民们心知肚明,大家都知道,大家都不说。大家理解啊,是得生个儿子,传承家业,接香火。寄养在弟弟家的女娃,一直没有一个名字,人们都叫她女娃。第二年,荞花妈又怀上了,赶巧的是,弟媳张桂花也怀上了。先后没有几天,两家都生了,都生的是女儿。荞花爸给女儿取名为乔玉多,妻弟李宝才给他家女儿取名为李翠萍,顺带给女娃取名为李翠娥。
    由于又生了一个女儿,荞花爸妈不甘心,打算躲着再生一胎。于是,他们不得不放弃了接回李翠娥的念头。
  当再次怀上时,荞花爸妈不敢待在村里,去外面打工,躲了一年,终于生得一个儿子,取名为乔石柱,直到儿子一岁时才回黄泥渡来。

  三
  外婆家院子里的核桃树下成了李翠娥与小伙伴们戏耍的地方。由于外婆和蔼可亲,好多小伙伴也喜欢来找李翠娥玩。外婆总是给她梳着一个羊角辫,给她打扮得很干净。晚上,外婆给她讲故事,李翠娥听得很专注。她在外婆家,过得蛮不错,好吃的外婆都紧着她吃,去哪儿都领着她。然而,她四岁的时候,外婆生病了,吐血,在一个大雪天不幸去世。一个月后,李宝才把中间那堵隔墙开了一道门,李翠娥与他们成了一家。她叫李宝才爹爹,叫张桂花妈妈。
    核桃树下没有了外婆的影子,成了张桂花养鸡的地方。一只老母鸡带着几只小鸡,“咯咯咯”地叫着,遍地寻食。当其它的鸡加进来寻食时,被老母鸡狠心地啄走了。小伙伴们也不来了,因为张桂花经常指桑骂槐,使脸嘴给他们看。
    逐渐懂事的李翠娥,慢慢地发现自己与哥哥妹妹不一样。潜意识里,她总感觉妈妈对自己有点不对劲。她觉得妈妈对哥哥李翠山和妹妹李翠萍比对自己好,妈妈看他们笑时脸上的皱纹好像都开了。
    记得有一次煮鸡蛋,妈妈只煮了两个。妈妈给哥哥一个,给妹妹一个,就没有她的。她也嚷着:“妈妈。我也想吃鸡蛋。”
    妈妈听了,脸色顿时就沉下来了:“你能不能懂点事。哥哥是男子汉,长大是要干活养家的;妹妹比你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体格这么好,吃了也是浪费。你要忍住,到你过生日时,妈妈一定煮给你吃。”于是,她急眼巴巴地看他们吃鸡蛋,心里酸酸的。然后李翠娥就盼望过生日。
     到过生日时,妈妈煮了六个鸡蛋。李翠娥怯怯地问:“妈,这么多都是给我的吗?我吃不完这么多啊?”
     妈妈冷笑了一下说:“想得美,你哥哥妹妹每人也有两个。你自己吃这么多,也不怕撑着?”听到哥哥妹妹与自己一样,也得两个吃,李翠娥就不解地问妈妈:“妈,哥哥和小妹也过生日吗?”
     此时,张桂花满脸不高兴地说:“不是啊,你连哥哥小妹的生日都记不住。给你吃鸡蛋也白吃。”
     毕竟是还小,想不了那么多,李翠娥没有发现张桂花的脸色有变,继续追问:“那不是他们的生日,他们怎么也吃鸡蛋啊?”
    “你咋那么多废话?他们陪你吃,祝你生日快乐啊!你只管吃,问这么多干啥呀!”张桂花的脸色覆了一层霜。
     李翠娥不敢再问了,她发现了,无论她说什么话妈妈好像都不喜欢,妈妈也不喜欢她这样问,本来她还要问:“那他们过生日时我为什么没有吃鸡蛋啊?”话到嘴边她硬生生地咽了下去。她觉得心里涩涩的,怎么觉得没有真正的妈妈爱的感觉呢?
     更让李翠娥没想到的是,鸡蛋熟了时,妈妈挑了半天递给她的鸡蛋是最小的两个,其中一个还空了一半。而哥哥和妹妹的鸡蛋又大又好看。当她听到张桂花对哥哥妹妹说:“来,今天是翠娥的生日,你们两个沾她的喜气了!”她突然觉得好倒胃口,说得多假啊! 她真的是自己妈妈吗?她忽然有些迷惑了。
     过年的时候,李翠娥发现哥哥和小妹都有了新衣服,唯独自己的是用旧布料改做的衣服。她没有再问了,她知道问不出一个结果,反而会招来妈妈的一顿臭骂。她想起自己上学的第一天,用的是哥哥的旧书包,而哥哥,却背了一个新书包。可是第二年,妹妹上学了,妈妈给她买了一个新书包。李翠娥也不愿意去问爹爹,爹爹总会说:“咱们农村人,别那么讲究,不饿着,不冻着,有吃有穿就行了。”
     李翠娥发现,黄泥渡的姑妈对她好,每一次回来,买来给哥哥小妹的礼物,总有她的一份。姑妈还爱抱抱她,紧紧地把脸贴在她的脸上。有时候,姑妈来的时候,还会悄悄地塞些零钱给她。如果姑妈来的时间长一些,还会烧水给自己洗澡。李翠娥认为姑妈对自己很好,甚至比妈妈对自己还好。
     渐渐地,李翠娥感觉有点不正常。有一次,邻居老奶奶指着她对别人说:“可怜的孩子,就是命苦啊。要是自己亲娘,会对她那样,谁舍得啊。”
    她跑过去想问明白,哪知老奶奶一下子支支吾吾起来:“我是说,你们家太困难了,难为你了,我经常看见你替家里做活。”
    翠娥看出了老奶奶在说谎,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不告诉自己真相呢?难道……她不敢想,她想慢慢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姑妈依然对她那么好,每一次来,她看自己的眼神,她总感觉不一样,可是为什么不一样,她也说不清楚。尤其是她看见姑妈看着自己莫名其妙地流泪的时候,她就越纳闷,她总觉得她与自己有着某种关系,不然她不会这样。
    谜团终于在她和小伙伴的一次打架中,真相大白了。那是在五年级的时候,她和邻居家的小伙伴吵了起来,那个小伙伴大声嚷嚷着:“李翠娥,我妈说了,你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就因为你是个赔钱货,你妈把你扔给了你外婆,你外婆被你克死了,又扔给你舅舅,就为了要个男孩子……”
     李翠娥一下子恍然大悟了,她没有再打下去,而是一个人默默地回到了座位上,她的心在翻腾,原来所有得迷惑全明白了:怪不得舅妈和舅舅对自己那样,怪不得姑妈总是来看自己,怪不得自己从相貌上与哥哥小妹有很大的不同,反倒是与姑妈家的姐姐荞花长得一模一样。原来,自己真是被抛弃的,就因为要个男孩,就这么不负责任地把我扔在了这里,老天爷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也就是从那天起,她彻底沉默了,她觉得自己太可怜了,亲生父母都不要的孩子,谁还喜欢啊。她开始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包括学习。她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不幸的孩子。她不敢和同学们说话,她觉得自己彻底被孤立了,她想逃离学校,甚至想到了不再念书。学校和家,她都不想回了。
    听到她说不想念书,张桂花没有阻拦,只是指着她的脑袋教训道:“翠娥,你要记住,是你自己不读的,不是爹妈不给你读。”李翠娥本来就心烦意乱,听了这话,突然嚎哭了起来,大声说:“是我自己不读的,我不怨任何人!我不怨你,求你不要恶恨恨地对我!”说完,一下把书包撕成了两半,把掉在地上的书本全撕了。张桂花没有看她一眼,也没有说话,扛起一个背篓,出去了。李翠娥突然躺在地上,一边滚一边哭,一边乱骂:“你们这些猪狗,你们不是人,你们生我下来作什么……”   

        四
     随着年龄增长,她越发感觉到自己在这个家地位的卑微,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不得不看张桂花的脸色行事,甚至吃饭时不敢言语,不敢挑饭菜,只吃桌子上面前的菜,而她面前的菜,常常是最不好的菜,甚至是咸菜。最好的菜,不在哥哥面前就在妹妹面前。李翠娥觉得她是被人遗弃的孩子,连亲生父母都不要她,养父养母又这样嫌弃她,难道她李翠娥真的成了这个世界上多余的人?
       李翠娥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晚上,让她感觉天塌地陷的晚上,她气得差点出走了。那晚她有些尿急,就起来。路过爹妈窗户时突然听到妈妈与爹爹在他们房间讲话的声音,她悄悄地凑过去听。
     “你那个不守信义的姐姐,为什么不来接她生的这个丧门星啊?赖在我们家算怎么回事。她答应生了第三胎就来接回去的。”张桂花气愤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不要这样说翠娥,好不好?姐也有她的难处。不就多一双筷子吗?何况她还天天为咱家里干活!”李宝才劝说道。
     “拿开你的手,我一点心情也没有,想放你这泡骚水,门都没有!现在我看着那个丧门星就来气。”
     “唉……”李宝才长叹一声。
       李翠娥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虽然这些事她早已知晓,但亲耳从张桂花的嘴里听到,真的是如针一样刺在她心上。她再也未睡不着了,不争气的眼泪一个劲地流着,湿了枕巾。她觉得整个人就像掉进了深渊里,一片黑暗。
       当姑妈再来看她时,她突然感到厌恶,有种想吐的感觉。不愿意见她,甚至开始躲她,实在回避不了,她也不理睬姑妈,总是冷冷的,像陌生人一样。她觉得她虚伪,觉得她连那些笑容都是挤出来的,她甚至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看见她。以前还愿意去姑妈家,现在,她连脚印也懒得去踩一个。她甚至想与这个世界完全隔离。
      李翠娥好不甘心,自己有手有脚,难道就不能养活自己?在无数个夜晚辗转难眠之后,她决定辍学去大城市里打工。她看到村里打工回来的一个邻居姐姐,就去家里找到她,说出想与她一起出去打工的念头。邻居姐姐惊讶地看了看她,怜惜地说:“你这么小,今年才准备读初中,出去打工可不好,没有文化会吃亏,只能在环境恶劣的地方做体力劳动。你还是在家上学吧,初中毕业后不想读了,再出去也不迟。”
       “不,我一定要去,我一天也不想在这个家里待下去。”李翠娥说得非常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邻家姐姐看到她说得这么坚定,叹了一口气,她何尝不知道啊,李翠娥是想逃离这个“家”!
       全村的人都知道李翠娥的情况,没亲生爹妈疼爱的孩子是多么可怜呀。她九岁了才开始读一年级,放学回来总有做不完的事,被张桂花呼来喝去。而比她大的哥哥却到处玩耍,比她小的妹妹也什么不做,李翠娥几乎很少得到张桂花的哪怕一点关爱。
       去年冬天,雪凌铺天盖地,大地一片白茫茫。李翠娥被张桂花派去胡萝卜地里刨萝卜来喂猪。天太冷了,翠娥被风吹得东倒西歪。还是邻家姐姐的母亲看她可怜,于是去帮她。看见她腿脚血红,一问才知,她来了例假。邻家姐姐的母亲于心不忍,帮她刨满一背篓,又交待她,经期注意些什么。李翠娥对邻家姐姐的母亲说,她从未听说过这些,妈妈也没有与她讲过。她第一次来红时吓得大哭,以为有什么生命危险。还是一个姐姐告诉她,这是每个女孩的正常生理现象。有几次来例假时,她疼得要命,手抖抽筋,可是张桂花骂她是装病,为了逃避出去干活。十三四岁,李翠娥身体有些变化,可是邻居母亲发现张桂花从未给她买过或做过胸罩,还是邻居用旧布料给她做了一个。当时翠娥可真是又羞又苦。邻居甚至发现,当李翠娥出去做活时,张桂花会做些好吃的与儿子女儿吃,等到李翠娥回来,就随便打发了事。
  想到这里,邻居姐姐轻声说道:“这样吧,我们经理的朋友家需要一个家政,要十五岁左右的女孩子,你的情况比较适合,我领你去试一试,不行再想办法。”
  就这样,李翠娥成了西平市打工族的一员。由于她自小在大山里长大,能吃苦,很勤快,不怕脏不怕累,干活没什么说的,她很快就适应了,也博得东家的赞许。然而,她总是开心不起来,特别是看到东家夫妻对他们女儿是那么关爱,照顾得那么好,特别是回到家就把女儿搂在身上亲一亲,抱一抱,宝贝长宝贝短的,让她心里愈发感觉酸楚。同样是女儿,为什么她就被送人,过着屈辱的生活。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把她送走,她上有姐姐乔荞花,下有一个妹妹乔玉多、一个弟弟乔石柱,从上轮或从下轮也轮不到她。如果说儿子宝贵,那么女儿还有三个,为什么不送乔荞花,为什么不送乔玉多,而是偏要送她?为什么?好多晚上,她躺在床上想啊想,她想不通,越想不通,越懒得与人交流,就越痛恨起她的亲生父母来。
  年底,在西平市打工的人陆陆续续回家了,李翠娥却毫无回家的念头。回哪个家?回黄泥渡亲生父母家?她都是被人家嫌弃赶出家门的,那个家她永远不会再回去的。回巧家营养父母家?自外婆走后,他们从不把她李翠娥当人看,难道她要回去当畜生?没门!说白了,她可是外婆带大的。在养父母家,她当牛做马地做事,还蒙受了多少羞辱,也报答得差不多了。
  当东家问李翠娥,说今年过年太忙,请她留下来帮忙,愿意给她加点工资,可不可以时,李翠娥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原来,东家是生意人,春节期间正好是旺季,一门心思忙着打理门面。需要李翠娥在家打扫卫生、拆洗被子和窗帘,做饭、照顾那个还在读小学的女孩。
  李翠娥找到邻居姐姐,告诉她,她要留下来加班,就不回去了,请她带个口信回去给养母张桂花。

  五
      李翠娥外出打工的事很快传到了荞花妈的耳朵里,那时她正好在院子里喂猪。她的身体晃了两晃,感觉眼前一黑,差点没倒在地上,猪食撒了一地。她心疼啊,翠娥这么小,不读书,却去打工,这辈子可就只能顺垄沟找豆包了。但她有苦说不出,既然把孩子送给人家养,就由人家说的算,就算打掉牙也要往肚子里咽。她何尝不知道,这一切的事都是她一手造成的,如果不是自己为了要个儿子传宗接代,翠娥怎么会流落在外,也就不会这么小就出去卖苦力了。她几乎悔得肠子都青了,这都是亲生父母造的孽啊。
    其实,李翠娥在张桂花家的种种遭遇,通过各种渠道,荞花妈知道得清清楚楚。李翠娥是她的女儿,是血脉相连的骨肉,原本她就特别关注有关她的信息,加上她有意地打听,所以,稍有风吹草动她就知晓。多少次听到她的女儿在养父母家受到虐待,她的心生疼,就像有无数根针在扎自己的心,在滴血,可却无能为力。她也经常这样对自己说:谁叫你造孽呢,这就是在还愿啊。但愿女儿快点长大,也就有机会脱离苦海了。
    当李翠娥回避、躲着不愿见她时,荞花妈明白女儿是知道了真相,厌恨亲生父母把她送人。荞花妈觉得就像有无数把剪刀在剜心似的痛,背地里她不知默默念叨了多少遍:翠娥啊,你是妈身上掉下的肉啊,你说妈能不疼你吗?可是你又怎么体会得到当年妈妈的心情呢?你小小的人不懂事,妈妈的心却是撕裂般的痛啊,而且,一天深似一天地折磨着妈啊。妈妈虽然当年迫不得已,可也是悔恨万千,自责得很,你就不能原谅妈妈吗?妈妈把你送到舅舅家,好歹你是在外婆那儿,外婆把你当心肝,后来外婆离去,你也是在舅舅家,妈妈也还能以走亲戚的名份去看望你。你不知道啊,看不见你我的心就惦记得空落落得。如果不这样,妈还能见到你么?邻村一个母亲生的第三胎,就被计生办的人强行抱走,不知送给哪家了,是死是活,杳无音信。女儿,你愿意这样的情况在我们家发生吗?女儿啊,妈知道你记恨爹妈把你送人了不公平,所以才故意这样做的,可是你怎么做妈都不计较,只要你好好的,妈就知足了。你是善良的,妈相信你不愿意这样,如果你这样做心里能好受点,妈妈愿意接受这种折磨。
    有几次,粉桃妈从荞花妈家土地经过时,在那长满人一样高的、密密麻麻的、绿油油的苞谷秸秆地里,常会听到从地里传出荞花妈凄凉的哭诉声,那声音特别凄凉,仿佛把心里所有的苦水都倒了出来。人们都知道这个女人的心痛,感叹她可怜。谁的孩子谁不疼啊,不是到了一定为难的时候,谁愿意自己的骨肉在被人家受苦啊。荞花妈在地里除杂草时,情到伤心处,常自言自语地边一边哭着一边念叨啊。每次几乎都是同一内容:女儿啊,是妈妈对不住你啊,你那么小的年纪妈妈就狠心把你送人,千不该万不该,都是妈妈的不该啊,叫你来到这个世界受苦受难,都是妈妈的错,老天爷啊,要惩罚你就惩罚我,叫我女儿好好生活啊……
    于是荞花妈不断地打听女儿的消息,两年后,荞花妈打听到李翠娥已经没有给人家做事了,听说她在谈恋爱,尾随男朋友去广州打工。为了翠娥,荞花妈可以说是活得心惊胆战。听到翠娥的好消息,她怕是假的。听到翠娥的坏消息,她整夜睡不着觉。翠娥的一切都深深地牵动着荞花妈的心。直到有一天,荞花妈在街上碰到巧家营李翠娥的那个邻居姐姐,才知道详细的情况。一个经常送水的小伙子,正好是黄泥渡人吴勇,见不爱说话的李翠娥长得蛮漂亮的,又得知她是巧家营人时,便无话找话。可是翠娥并没看上吴勇,嬉皮笑脸的,叫人一看就生厌恶之情。无奈吴勇对翠娥死缠烂打,而且说自己是黄泥渡人,愿意一辈子对翠娥好。一听到黄泥渡,翠娥立刻有了精神,翠娥竟答应了。没有多久,李翠娥辞去家政工作,与那个小伙子去了广州一家纱厂打工。
   这消息不久就传到了荞花妈耳朵里,她一听,心里不免着急起来。黄泥渡村这个小伙子吴勇,她早就了解,他性格暴躁,猥琐刁蛮,从小就喜欢惹事,打架斗殴,是被学校开除的。他父亲酗酒,醉死在村口;六年前,母亲改嫁,没有带他走,留下十六岁的他一人在家,好吃懒做,土地荒芜,到处打工,最长的地方待了半年,经常换工作,听说没有他看得上的工作。这样的男孩子,怎么靠得住?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以后李翠娥怎么生活啊?不行,得把这个情况告诉她,尽早离开那个男孩子。
    当她把这个事情给荞花爸说的时候,他摇了摇头,苦着脸说:“你真是一个死脑筋!你的话她会听得进?她只会以为你是不要她嫁到黄泥渡呢!你把这情况告诉你弟媳,由她说,好一些。”
    然而,当荞花妈把这个想法与张桂花说了,她却大失所望。张桂花生气地说:“我才不愿去说,她爱嫁谁嫁谁好了。我算是白养了,在外打工几年,除过年买过一两件衣服带来外,没有得过她的一分钱!”
   荞花妈是流着眼泪返回黄泥渡的。山路两边灰头土脑的鸟儿,唧唧喳喳地叫唤着,更让她心烦意乱。她决定亲自找李翠娥说,细细告诉她这一切,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跳进火坑。她想等李翠娥年底回来,无论如何找到她,当面与她说。

  六
  然而,还不等到年底,吴勇与李翠娥一起回来,直接回到黄泥渡,住进吴勇家的老房子。吴勇请一个当地的媒婆去张桂花家说亲,送去六百元钱,张桂花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还说:“嫁了好,免得碍手碍脚。”
  知情的邻居粉桃妈说,李翠娥在打工那儿就已怀孕,所以两人慌忙回来,也没有领取结婚证。就这样,吴勇与李翠娥没有举行任何形式就同居了。看到李翠娥肚子越来越大,荞花妈随时送些好吃的过去。但是,只要李翠娥在家,就被拒绝。碰到李翠娥不在家,吴勇接到,就收下了。荞花妈叫吴勇不要告诉李翠娥,免得她不要,然后又交代他女人怀孕期间要注意的一些事,吴勇不耐烦地点头答应了。
  半年后的一天中午,李翠娥突然喊肚子疼,邻居粉桃妈慌忙来告诉荞花妈。荞花妈与回娘家的荞花正好在家唠嗑,母女一起急忙赶了过去,见吴勇不在家,知道他又在村西口麻将室玩,忙叫荞花去喊。果然,吴勇在那儿玩麻将,听了荞花的话,极不情愿地起身,回来找一辆车,与荞花一道,送李翠娥去卫生院。入院一个小时后,李翠娥生下一个女孩,取名为吴蝶。
  可是,吴蝶还不到半岁,吴勇又离开黄泥渡,去外打工。留下李翠娥一人,领着还在咂奶的吴蝶,艰难地生活着。
  艰难的日子一天过了一天,又是一年冬季。村里的树木,除了棕巴掌树,早已落得一片叶子也没有了,像一个个秃顶老头儿,经不住冷飕飕的西北风吹打,在寒风中摇曳,无力地呻吟着。荞花妈的心病无法排解,夜里偷偷地哭泣;荞花爸默默无声,在一旁“吧嗒吧嗒”地吸着烟袋。
  荞花妈四个孩子,荞花是长女,早已外嫁到县城,丈夫是做水果生意的,日子倒也过得去,不用他们老两个担心;三女儿乔玉多从省电力中专学校毕业,在电站工作,与本单位一个同事结婚,双双都拿工资,也不用他们操心;儿子乔石柱是老幺,在省城大学毕业以后,考入市里一所职业技术学校当老师,同样不用他们操心。于是,身体还算健康的老两个,整天的心思放在李翠娥身上,觉得对这个女儿愧疚太多,是他们最大的心病。
  可是,偏偏这个女儿不认他们,疏远他们,嫁到黄泥渡五年来,竟然没搭理他们一次。每次送点东西给外孙女吴蝶,李翠娥都拒绝接受。“哎,都是我们自己造的孽啊,就得自己还啊!”荞花妈望着自顾自地抽烟的老伴,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
  今天中午,老两个冒着寒风,爱心爱意地做好的苞谷饵块,还被李翠娥故意丢在地上,更让荞花妈伤透了心。
  粉桃妈不断地安慰她,说自己老伴在县医院工作三十年,这样的事听说过很多,有被计生委抱走的孩子,不知落到何处,现在亲生父母还千方百计地寻找线索呢!你家翠娥就在眼前,虽然不认你们,但天天看得见,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粉桃妈给荞花妈抹了抹眼泪,接着说道:“老姐姐,其实呀,翠娥的内心是不坏,心里是念你们的。我看见过多次,不管在哪里,她看见你们老两个,并不躲避,有时还故意走到你们面前,让你们看见她。只是,她在你们叫她时,她又不答应,故意转身离去。翠娥这是又想又气啊!”
  荞花妈平时最信粉桃妈的话,她与老伴黄圣湘本来是住在县城的,老伴是医生,退休后回到黄泥渡开了一个小诊所。听了粉桃妈这样说,心里好过些。
  正当荞花妈还在伤心中,村子里突然传开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吴勇在省城帮人打架时被人刺中身体要害部位,经抢救无效死亡。
  李翠娥接到噩耗时,正是一个寒风刺骨、大雪纷飞的日子,伤痛欲绝的李翠娥拿回吴勇的骨灰,拒绝荞花爸妈的帮助,在村里人的帮助下,在山里草草安葬了。之后多日,领着女儿紧闭家门不露面。
  荞花妈暗暗流泪,先是李翠娥拒绝了她的建议,不让乔石柱陪她去省城领骨灰盒,现在又不理睬她的多次探望。无奈,她只有再次前来李翠娥家紧闭的门前,再一次吃了闭门羹。任她怎么敲门,屋里的人也不答应。

   七
     李翠娥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当成支柱的吴勇竟因帮人打架而死,没有给她们母女留下一分钱,反而带来的是耻辱,这让李翠娥觉得在村里没有面子,在荞花妈面前没有面子,让自己来黄泥渡生活的希望成了肥皂泡。她捶打着自己,揪着自己的头发,恨自己的运气怎么这么霉,恨一切对自己这么不公平……
   李翠娥于是躲起来了,任何人不见。紧闭大门,抱着女儿,心灰意冷。到吃饭的时候,随便弄了给吴蝶吃饱,她却不想吃。两三天下来,披头散发,憔悴不堪,疲乏无力,却又毫无睡意,睡在床上,以前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她就是想不通:她为什么会摊上这样的亲生父母?她为什么会遇上这样的养父母?她为什么会遇上这样的老公?她为什么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凄惨处境?她就这样想啊想,想一阵哭一阵。不知不觉间,邻居家的大公鸡“喔喔”“喔喔”地叫了起来。她于是害怕过每一天。
   吴勇在省城打架被人刺死的消息传到巧家营时,是两三天后的事。正在家里嗑瓜子的养母张桂花,听到吴勇因打架而死,往地上吐了几颗瓜子皮,冷冷地说:“活该!都是她自己作的。”
     李宝才瞪了她一眼,说:“那次姐姐来找你,说吴勇这人不可靠,叫你说说翠娥,你没有答应。现在还说这风凉话,好歹你也是她的养母,你应该去看看。”
    “看你妈的头!叫老娘去看她,没门,这几年,她来看过老娘吗?”张桂花突然抬高声音吼了起来。
     李宝才摇了摇头,喃喃地说:“你不去,我去。”
   李宝才来到黄泥渡,却不敢先去李翠娥家,自觉得有愧于这个养女,在他们家是没有好好地过上几天好日子,虽然他说过张桂花,可是那个飞扬跋扈的女人不听他的,他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觉得对不起姐姐,这几年也走动得少了,姐姐的情况也不得而知。于是,他先往姐姐家走来。
   “姐!”李宝才一进来就喊道。
   荞花妈正在做一件小棉袄,是给李翠娥的女儿吴蝶做的。“快进来,宝才,外面这么冷。”
   “姐,我想去看看翠娥,她这个时候需要我们帮一帮。”李宝才低着头说,“我对不住她,姐。”说着李宝头低得更低了。
   “别说了,宝才。等一下我们一起去。我马上做好这件小棉袄,给那可怜的孙女吴蝶送去。”荞花妈红着眼睛说道。
   正当姐弟两人说着,却见吴蝶跌跌撞撞地跑来,慌慌张张地说道:“我妈她……”
   荞花妈一把拉住吴蝶,焦急地说:“乖孙儿,你妈妈咋啦?慢慢说,不怕,有外婆。”
   吴蝶突然哭了起来,说:“我妈不知怎么了,倒在堂屋里……”
   当荞花妈、荞花爸和李宝才冲进来屋时,李翠娥倒在地上,旁边是装敌敌畏的空瓶子。
   粉桃妈与老伴正在小诊所,听着收音机里唱的花灯小调:“天下父母一样心,为儿为女献生命;只有父母疼儿女,少有儿女疼老人……”
   “黄医生,黄医生……”荞花妈慌张急促的声音老远就传来,后面李宝才背着头歪朝一边的李翠娥,荞花爸在后托着,吴蝶跑在最后。
   黄医生一看,即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立即叫他们把李翠娥放在床上。此时,李翠娥意识模糊,脸色惨白,不省人事。黄医生立即施救,叫粉桃妈端清水来,他倒入小苏打水,给李翠娥灌了进去,接着用木片塞进他的嘴里。很快,李翠娥“哇哇”地呕吐了起来。她一停下来,黄医生又用木片刺激她的咽喉部,李翠娥又呕吐起来……
   几天后,李翠娥逐渐清醒了,她看到守在自己身边的荞花爸、荞花妈、李宝才以及女儿吴蝶,还有黄医生以及他老伴粉桃妈,她明白是怎么回事。她没有说话,闭上眼睛,然而,眼角滚出大颗大颗的泪珠。
   过了一会儿,李翠娥挣扎着坐了起来,虚弱地说:“黄医生,你……为什么要……救我,就让我……死去……好了,我活着有……有什么……意思,我……生来……就是一个没……没人要的人。”
   黄医生指着荞花妈荞花爸说:“是你爸妈他们救你,要不是他们送来得及时,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李翠娥听了,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她说:“黄医生,请他们出去,我要休息。”
   吴蝶拉着李翠娥的手,奶声奶气地说:“妈妈,就让外婆外公在这儿陪你。妈妈,你看,我穿着新棉袄,好暖和,好暖和的,是外婆做给我的,我好喜欢。”
   李翠娥听了,没有说话,她看了一眼佝偻着身子的荞花妈、荞花爸,任由泪水肆意流淌,肩膀也开始轻轻耸动。
   “翠娥,儿呐,你与妈妈说一句话,你感到好些了吗?”荞花妈用焦急的声音问道。
      李翠娥没有声音,肩膀抖动得更加厉害。
   “儿呀,你就这么恨我呀,过去的都是我错了。你现在需要我们,从现在起,你过来跟我们过,吴蝶给我们领着,你可以忙你的事,好吗?”荞花妈近似于哀求。
       床上有了轻轻的哭泣声。翠娥咬着牙,紧紧抱着自己微抖的双肩。
   “儿呀,翠娥呀,千不该万不该都是我的不该呀!你就原谅我这一把老骨头吧?”荞花妈的声音变成了哭声,然后开始捶胸顿足。
    “扑通”一声,荞花妈突然跪了下去,嘶哑地说道:“翠娥,你原谅我吧,我给你跪下了!”
    “扑通”一声,李翠娥从床上滚了下来,也跪了下去。

爱已成习惯。

Rank: 2

最后登录
2018-8-14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8
金钱
750
注册时间
2015-10-12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58
主题
25
精华
15
积分
68
UID
25196
发表于 2016-9-21 22:41:55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催人泪下的感人小说!开篇即把矛盾摆在读者眼前:黄泥渡村的荞花妈精心做了苞谷饵块给同村的李翠娥送去,却给李翠娥摔了……这一切又是为什么呢?随着作者倒叙插叙和顺序的交替运用,一个关于亲情的恩怨故事渐渐浮出了水面:原来李翠娥本是荞花妈的二女儿,只因当时的计划生育政策和根深蒂固的必须生个儿子撑门面的观念,使得夫妻俩不得不把二女儿李翠娥暂时寄养在外婆家,满以为下一个一定会是个小子,谁知竟然又生了个女儿,这样,原本打算生个儿子就把李翠娥抱回家的打算就成了泡影。李翠娥只好一直待在外婆家,外婆去世了,她自然而然落到了舅父李宝才和舅母张桂华手里。由于舅母生的第二个孩子也是女儿,李翠娥在这个家就显得多余了。于是,处处遭虐待,处处像个多余的。慢慢地,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越发想逃避眼前的处境,同时更加怨恨现在被自己叫做姑妈的亲生母亲荞花妈。她赌气般嫁给黄泥渡一个游手好闲的人吴勇,在女儿还极小时,老公又因打架被刺死……这一切的一切让她挺不下去了。而她的亲生母亲荞花妈这儿,又是那么想亲近而不得,整日里念叨着愧对女儿。当李翠娥喝了农药时,荞花妈他们及时把她救了,当她还要拒绝这份亲情时,荞花妈情不自禁地给她跪下了,至此,这对母女的恩怨亲情达到了高潮。原本心里就一直想亲近亲生母亲却又怨恨他们只把自己送人的李翠娥也跪下了——这一跪怎不叫人涕泪横飞!小说就在这个高潮部分把主题——宽恕推到了高潮。小说不但淋漓尽致地诠释了宽恕的含义,更从侧面反映了当时的农村的一个普遍问题。能引起人们共鸣的作品才能称得上好的作品,该篇小说正是能够深深引起人们共鸣的小说。上世纪七八十年,计划生育作为基本国策开始在中国大地上施行。这项政策的施行与数千年来人们头脑里形成的“必须由儿子传宗接代”的观念造成了极深的矛盾。尤其是凭力量吃饭,凭人丁支撑门面的农村人,千方百计要生个儿子。那个年代丢弃女儿、把女儿送人的事时有发生。李翠娥只是千千万万个被遗弃被送人的女孩中的一个。开篇切题,巧设悬念,朴实的文风是该小说的一个魅力;细腻的心理描写,把主人公那种想又拒绝的矛盾、纠结、困惑的心理刻画得惟妙惟肖是该小说的又一个魅力;广阔的社会性是该小说的最大魅力。(雪飞扬)

点评

山地  感动啊!这点评,洋洋洒洒,必须好好写,不敢懈怠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0-22 23:05
妖怪山  精彩。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22 13:21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8-8-14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8
金钱
750
注册时间
2015-10-12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58
主题
25
精华
15
积分
68
UID
25196
发表于 2016-9-21 22:53:02 |显示全部楼层
山哥,我可不是有意要越俎代庖,实在是你写的文太好,俺不舍得让飞扬把沙发抢去,所以我毫不留情把她撵走了,我也来坐一回,舒舒服服地欣赏大作!
飞扬上面的评论被我抢了来,替她贴上了。她的留评太全面周到,俺无话可说了,大有“眼前有景道不得”之慨。算了,不说了,老老实实读小说去。

点评

山地  嘿嘿,落雪也很幽默的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0-22 23:06
闲云落雪  上面掉字了,应该是:俺也坐一回沙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22 17:17
妖怪山  越俎代庖,风格强悍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22 13:22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9-1-11
在线时间
358 小时
威望
103
金钱
2285
注册时间
2015-10-9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782
主题
18
精华
11
积分
103
UID
25149
发表于 2016-9-22 12:55:05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是入围《贵州文学》举办的大奖赛小说组作品。高亮荐读。

点评

山地  正是如此,谢谢妖妖记得。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0-22 23:06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9-1-11
在线时间
358 小时
威望
103
金钱
2285
注册时间
2015-10-9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782
主题
18
精华
11
积分
103
UID
25149
发表于 2016-9-22 13:19:13 |显示全部楼层
李翠娥的悲剧,在她父母计划着一定要生个儿子时,就已经注定了。
父母非要生个儿子才罢,可见某些遗留下来的传统观念,仍然在祸及后代。这种情况在农村更严重。
但是亲情的力量又是强大的,正是由于人类本真的血脉之情,也挽回不少悲剧,或者说也减少了部分恶习带给人的伤害。
发现社会问题,并预以深沉次揭示,是写文者的基本义务。

点评

山地  谢谢妖妖的鼓励! 继续努力!祝文丰笔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1-20 22:04
山地  妖妖说得好,正是我的主题。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0-22 23:07
1

查看全部评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9-1-11
在线时间
358 小时
威望
103
金钱
2285
注册时间
2015-10-9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782
主题
18
精华
11
积分
103
UID
25149
发表于 2016-9-22 13:21:32 |显示全部楼层
闲云落雪 发表于 2016-9-21 22:41
这是一篇催人泪下的感人小说!开篇即把矛盾摆在读者眼前:黄泥渡村的荞花妈精心做了苞谷饵块给同村的李翠娥 ...

精彩。

点评

山地  共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0-22 23:09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9-1-11
在线时间
358 小时
威望
103
金钱
2285
注册时间
2015-10-9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782
主题
18
精华
11
积分
103
UID
25149
发表于 2016-9-22 13:22:39 |显示全部楼层
闲云落雪 发表于 2016-9-21 22:53
山哥,我可不是有意要越俎代庖,实在是你写的文太好,俺不舍得让飞扬把沙发抢去,所以我毫不留情把她撵走了 ...

越俎代庖,风格强悍啊。

点评

山地  大赞。  发表于 2016-10-22 23:07
闲云落雪  妖怪,其实俺不想越俎代庖的,哪能将妹妹的精彩评论据为己有啊,嘿嘿。是飞扬突然忘了密码登不上了,俺来帮她贴一下。 还有,俺上面的留贴里掉了俩字,应该是:俺也坐一回沙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9-22 17:16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8-12-3
在线时间
153 小时
威望
99
金钱
1734
注册时间
2015-12-29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555
主题
49
精华
12
积分
99
UID
25878
发表于 2016-9-22 14:36:36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小说。接地气,人物塑造活灵活现,佩服。

点评

山地  谢谢徐老师,一定继续努力。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0-22 23:0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8-8-14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8
金钱
750
注册时间
2015-10-12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58
主题
25
精华
15
积分
68
UID
25196
发表于 2016-9-22 17:16:15 |显示全部楼层
妖怪山 发表于 2016-9-22 13:22
越俎代庖,风格强悍啊。

妖怪,其实俺不想越俎代庖的,哪能将妹妹的精彩评论据为己有啊,嘿嘿。是飞扬突然忘了密码登不上了,俺来帮她贴一下。
还有,俺上面的留贴里掉了俩字,应该是:俺也坐一回沙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8-8-14
在线时间
56 小时
威望
68
金钱
750
注册时间
2015-10-12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58
主题
25
精华
15
积分
68
UID
25196
发表于 2016-9-22 17:17:47 |显示全部楼层
闲云落雪 发表于 2016-9-21 22:53
山哥,我可不是有意要越俎代庖,实在是你写的文太好,俺不舍得让飞扬把沙发抢去,所以我毫不留情把她撵走了 ...

上面掉字了,应该是:俺也坐一回沙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9-1-11
在线时间
358 小时
威望
103
金钱
2285
注册时间
2015-10-9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782
主题
18
精华
11
积分
103
UID
25149
发表于 2016-9-23 09:59:47 |显示全部楼层
反复读了。建议精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最后登录
2019-3-22
在线时间
1374 小时
威望
135
金钱
4125
注册时间
2015-10-9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936
主题
71
精华
23
积分
135
UID
25150
发表于 2016-9-23 15:13:26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山地老师的佳作

点评

山地  谢谢老哥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0-22 23:08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6-24
在线时间
4639 小时
威望
9008
金钱
7576
注册时间
2012-3-16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2790
主题
408
精华
3
积分
9008
UID
2
发表于 2016-9-29 10:33:12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不是出于无奈,没有哪一个做父母的舍得把自己的孩子送人,好在最后让人心里一暖,到底是血浓于水啊。 山地老师这篇通过一家的遭遇反映了一个社会现象,值得赞扬!

点评

山地  正是如此的主题,谢谢妹子鼓励我。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0-22 23:03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8-12-31
在线时间
234 小时
威望
189
金钱
1451
注册时间
2015-4-4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416
主题
32
精华
16
积分
189
UID
23893
发表于 2016-10-1 10:44:45 |显示全部楼层
  好感人啊!女儿不认母亲,小说开头就设置了疑问。天下真有女儿不认母亲的事吗?随着小说的深入,读者们终于看出名堂,这里面的是非曲直,终于水落石出。小说情节构思很好,人物刻画真实,鲜活,个性突出,很吸引人的小说,欣赏佳作,问好山哥,山哥真棒!

点评

山地  谢谢红梅温暖的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10-22 23:04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8-12-31
在线时间
234 小时
威望
189
金钱
1451
注册时间
2015-4-4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416
主题
32
精华
16
积分
189
UID
23893
发表于 2016-10-1 10:45:53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精华。问好山哥,祝山哥写出更多佳作!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1-21
在线时间
1302 小时
威望
900
金钱
6605
注册时间
2014-12-14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3953
主题
146
精华
71
积分
903
UID
23351
发表于 2016-10-22 23:03:55 |显示全部楼层
ruogu 发表于 2016-9-29 10:33
如果不是出于无奈,没有哪一个做父母的舍得把自己的孩子送人,好在最后让人心里一暖,到底是血浓于水啊。  ...

正是如此的主题,谢谢妹子鼓励我。
爱已成习惯。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星光文学网 论坛 ( 备案号:鲁ICP备17049029号 )  

GMT+8, 2019-6-26 10:24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