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星光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72|回复: 8

[短篇小说] 河豚记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8-8-19
在线时间
337 小时
威望
1252
金钱
272
注册时间
2012-3-17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051
主题
56
精华
9
积分
1252
UID
8

论坛新星

发表于 2016-9-22 19:20:00 |显示全部楼层
  
  
  
  小苇姑娘被拖网扯进江里,在江边公社捕捞队里只是个小小的意外,亦或是碰巧。碰巧小苇那天没穿救生衣,手被缠到网绳上,一时难以甩脱;碰巧船上的小苇父亲扔救生圈时脚底打滑,扔偏了,同样掉进了江里,又被船上的网绳缠住,脱不开身;碰巧边上一同打鱼的两条船正在收网,难以靠近。
  最碰巧的是,一条去江南采购种子的水泥船路过,迅速靠了过去,临近四五丈远,船上有个只穿一条裤衩的精瘦小伙,将一根长竹篙向江面上一射,赤脚从船上跃起,沿着竹篙飞快跑过去,扑进水里,三两下游到小苇身边,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拽住拖网,小苇才定心解开缠绕在手腕的网绳。
  这事后来成了一个传奇。
  “那怂蛋子确实有点本事,再晚一步,小苇就危险了。”
  “是啊!瘦得像猴子,水性还那么好,我们捕捞队找不到第二个。”
  “我看得很清楚,他把竹篙往水上一扔,就能从上面跑了过去,一般人,行么!”
  “过去有个和尚,站在一根芦苇上过了江,我看那小子也能。”
  这时,小苇父亲会咕哝一句:“别说得神乎其神的。我带小苇走了四五十里去他家谢过,就一个普通伢儿,还是个结巴,说话都不利索,那天只是凑巧赶上的。”
  “就算凑巧,也是缘分嘛!你是怕小苇看上人家吧?”
  这话显然说中了小苇父亲的心病,脸色当即阴了下去:“不要瞎嚼舌根,小苇从小和凯子要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得了吧。要不是凯子他爹是大队书记,你会让他俩好?”
  更有人故意打趣:“那伢儿能在水上飘,肯定不是凡人,小苇真没福气!”
  “对,那个踏芦苇过江的和尚就是菩萨,我看,那伢儿说不定也是!”
  小苇父亲不屑地哼了下:“吹吧,使劲吹吧,等见到那小结巴,你们就晓得牛皮有多大了!”
  这话还真不虚,一年后,江边又圈出了一千多亩湿地,从人口比较密集的几个公社抽来几百户人家,组成一个大队开发,那个结巴小伙一家也在其中,并在同一年加入了捕捞队,人们发觉,确实夸大了小伙的本事,除了身手灵敏一些,就一个普通孩子,普通得没任何过人之处。
  他的名字也很普通,甚至有些猥琐,叫能松。
  耳根子长的很快打听到这个名字的由来,说生他的时候他娘特别紧张,浑身紧搐,抖过不停,接生婆叫着让她放松,折腾了好久,就是不行。接生婆陡然灵光一闪,说:“还是跟着我喊吧,用力——放松——用力——放松,一定要放松,一定能放松,必须能放松。”
  能松娘就喘着气,“能松能松”地叫,还真管用,喊了几百次“能松”,孩子就顺利出来了。
  这也成了可以让人取笑一辈子的把柄,更成了茶余饭后调戏女人的最佳用语,尤其对于晚育的妇女,人们总是笑着说:“你中间那块洼地能松么?不能松,去和能松娘学学,伢儿就有了。”
  能松娘不只一次解释过,说生能松时之所以紧张,是担心和上面两个一样是女孩,生之前就商定过,再是女孩就送人,担心以后还要遭罪,越担心就越紧张。
  这种牵强的解释,竟慢慢传成了当地的一种迷信,说新婚男女圆房的时候,女的只要在心里连续默念“能松”两个字,不仅疼痛减轻,还能生男孩。
  俗话说,生了男孩高三分,即便能松这孩子又矮又瘦,并不出色。
  能松不仅不出色,且人如其名,说话松,半天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脾气也松,三扁担打不出一个瘟屁,但干活敏捷,也确实练过几手拳脚,据说得自祖传,叫什么通背缠拳。能松爹说,能松从小体弱多病,练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
  难以维持温饱的年代,人们对拳脚功夫并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能松爹有一项本事,会烧河豚。
  能松爹绰号叫“粪篮子”,同样瘦小精悍,且有些猥琐,也是个寡言少语没脾气的主,有点空闲就背着篮子到处拾粪,人们知道他会烧河豚是在迁入江边一年以后。
  江边公社原先只有一个会烧河豚的大厨,在公社食堂掌勺,年轻时专门到江南学的,从不教人。每次烧河豚都要赶走看客,只留他老婆烧火。那年春天,不知怎么出了事,将九个干部送进了医院,灌肠洗胃整得死去活来。一个上面来视察的贪嘴,多吃了两条,没能抢救活。
  大厨的理由是那些天多雨,炉火不旺,怪罪别人不该催他上菜,出锅早了。再后来沿用以前的老法子,让他先吃,没过三次,也把自己吃成了半身不遂。为此,县里专门颁布了一项禁令,禁止食用河豚。因交通不便,一年多时间里,只有少部分河豚出售,大都当成废物重新放回江里,或者埋进地里做肥料。
  因此,在一个晚霞漫天的晚上,当能松将两只河豚递给小苇时,小苇惊得差点叫出声。
  自从上次在江里受到惊吓后,小苇便离开了捕捞队,被大队推荐到公社食堂里打杂,半年后,又被安排到供销社里做营业员,和在公社粮站工作的凯子走得更勤了。
  能松迁入江边后,经常去找小苇说话,一般都是木愣愣傻笑。碍于救过自己的份上,小苇不方便直接拒绝,唯冷脸以对,能松却一根筋似的不肯退却,让小苇很是烦心。
  小苇并不知道,自从将她抱上渔船,尤其看到她湿身避进船舱的身影后,能松就没睡过安稳觉。迁入江边也是他再三向父母要求的,“粪篮子”为此叹息了好久。
  那晚,小苇从供销社下班回家,路过一片密集的芦苇丛,眼前一花,就见能松挎只小竹篮站在她面前:“给——给你——吃——吃。”
  小苇开始并不知道是河豚,只淡淡地回:“好了!有好东西留给伯父伯母吃吧,我有得吃的。”
  能松继续将篮子推给小苇:“是——河——河豚,我——我们都——吃过,没——没事的。”
  “这可不能瞎吃,要中毒的。”
  “没——没事,我爸——会——会烧。我们——常——常吃。”
  小苇拗不过,只好接受:“好了,我带回去偷偷吃,你也小心点,给别人知道就麻烦了。凯子他爸说了很多好话,才让你进捕捞队,可不容易呢!”
  “谢——谢谢。”
  那晚回去,小苇随手将小竹篮放在餐桌上就去厨房帮忙,没料到被放学回家的侄子看到,直接用手抓吃,发现时,一条已经下肚,全家吓得手忙脚乱。等小苇说明原委,小苇爹很安心地说:“能松不会说谎,他全家肯定吃过了,不会有事的。”
  自那以后,隔三差五的,能松总要偷偷送几条烧好的河豚给小苇,并再三吩咐,一个人一次最多吃两条。这秘密不久就被去和小苇调情的凯子知道了,然后,好多干部也知道了,就经常在夜里将“粪篮子”接过去给他们解馋。
  “粪篮子”烧河豚,可没原来那个大厨讲究,也不避嫌。烧的时候,灶头上也不需要打伞,掸尘,功夫全在选料和清洗上。他认为,上几次中毒不是烧的问题,而是用的河豚不好,吃了江里不干净的东西,或者宰杀时候不够鲜活。他选的河豚,都是那些体型匀称,色质光鲜,大小适中,活力充沛的。而那些外形有些许畸形,色彩暗淡,萎靡不振的,都受过伤,或是吃了江里的污染物,不宜食用。宰杀过后,得用碱水多次洗刷。
  吃河豚也有讲究,先让味觉好的年轻人尝一口汤,只要没酥麻感就可以放心食用,但不可多食。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烧河豚没老角色,吃之前小心些就是了!”“粪篮子”这最后一句提醒,保证了权威性,又推脱了责任,即便别人并不在意。
  又有好事人从能松老家打听到一些缘由,说“粪篮子”爷爷是个小地主,就是靠烧河豚发家的。有一年,被日本兵抓了去,结果没烧好,好多鬼子中毒,死了两个,自己也送了命,烧河豚的手艺就断了。
  “粪篮子”的烧法,不过是听了爷爷的只言片语后,自己揣摩出来的,不可深信。
  这些闲言,并不能阻止人们对美味的诱惑,“粪篮子”的活计越来越多。然后,很自然的,能松便接替了他爹的手艺,半年后,就能独挡一面了。很多人都说,能松烧的比他爹还要好,而小苇一家,自然成了能松最忠心的食客。甚至小苇和凯子订婚的前一天晚上,小苇一家还惬意地享用了能松送去的河豚。
  当地有个习俗,河豚只能算一个隐秘的压轴菜,吃得差不多了才会享用,也只是有限的几个人偷偷去房里吃。好在,除了见过世面的干部和上了年纪的,有胆量吃的并不多。那天分成了两处,能松在小苇家,给小苇的家人亲戚“压轴”,“粪篮子”去了凯子家,烧给两桌干部吃。
  后来几十年里,江边人们一直津津乐道着一个笑话,关于干部们吃屎的笑话。刚开始暗地里流传的一个版本还算合理,说是那晚“粪篮子”失了手,他先吃的时候并没发觉异样,等干部们吃完,他突然大叫不好,说舌头麻木了,然后直奔茅坑,抓一把粪舀子兜起一大勺大粪,趴下就喝。干部们慌了,一窝蜂抢着喝,然后拼了命的呕吐,才躲过一劫。有人为此还考证过,说猪粪可以治疗烂疮,确有解毒功效。
  后来,却传成了另外一个版本,一个人们认为更加真实可信的版本。说本来小苇喜欢的是能松,硬是让凯子先给抢了,不得已只好应了那门亲事。闷葫芦“粪篮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早已恨之入骨。那晚见干部们吃得开心,夸凯子英俊能干,夸小苇聪明漂亮,“粪篮子”气就不打一处来,故意装着中毒,趴到茅坑边上,嘴里咕噜咕噜响,不过是做做样子,引干部们上当,反正夜里也没人看得清。加上都慌了神,结果就上演了比赛喝大粪的壮举。
  等发现“粪篮子”一人没吐,才明白着了道儿。却因上面禁止吃河豚,干部们不敢声张,忍气吞声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这个版本的根据是,猪粪解毒法,应该将其烤干了外敷。生吞满是蛆虫的人畜杂粪解毒,毫无科学根据。
  这件事过去不久,人们又开始对能松刮目相看了。传说他不仅能“水上漂”,还能“飞檐走壁”。这说法起源于一次全大队开会,会前有几个男女玩笑,然后追逐嬉闹;然后就有遗落的草帽飞到了仓库顶上;然后就扔上去好几顶草帽;然后有个不上道的促狭鬼,趁乱扯下一个姑娘的花编草帽扔了上去。
  姑娘急了,哭叫着非要让其拿下来不可,人们这才发觉玩笑开大了,一时找不到那么长的竹竿或芦苇捅,仓库里本有的一把长竹梯又断了,只找来一根草绳,一头拴住半截瓦片,企图扔上去将草帽带下来,却不见效。
  “粪篮子”说:“还是让能松试试吧,看能不能爬到屋顶上去。”
  叫人抱来一堆草麦秆放到山墙边。能松随手掏出两枚五分硬币,站到草堆上,一手捏住一枚,轻车熟路般举起手,将其中一枚卡入被雨水洗去灰浆的砖缝,竟然靠捏住硬币边缘单手将身子拉起,再将另一枚硬币嵌入上面够得着的砖缝,就这样慢悠悠一尺一尺上升,虽仅一丈多高,却看得上千号人呼吸凝滞。
  等一只手搭上屋面,人就轻松地爬上了屋顶,将草帽一一扔下,再滑倒最矮的檐口,“粪篮子”早已叫人将草麦秆移到檐口下,让能松跳了下来。
  可能因这手本事,小苇对能松的态度转变了许多,且对凯子逐渐疏远。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就去套凯子的话,凯子被奚落急了,大声回:“被那个小瘪三摸过的,我才不稀罕呢!”
  这话很快传到了能松的耳朵里,当即去找凯子,站在粮站大门口嗷嗷叫,加上看热闹的起哄,能松更加着急,更加说不出话来。
  凯子出来,看到能松的样子,冷笑说:“怎么?想打架?”
  听到打架二字,能松陡然泄了气:“不——不——不打架。”
  “那你来干嘛?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骗骗人可以,真动手我能打你两个,信不?”
  “信——”
  “那还不快滚?惹恼我,要你好看!”
  “你——欺——欺负——小——小苇。”
  “切!我咋就欺负她了?”
  “你——为——为啥——不——不稀罕。”
  “我稀罕不稀罕,关你屁事?”
  “你——你——干嘛——骂人?”
  “骂你咋了?快滚!别耽误我工作。”
  “骂——骂我——可——可以,欺——欺负——小——小苇——不行!”
  “我操!你他妈算老几啊?管到我头上来了!”
  “你——怎么——又——又骂人?”
  凯子快气疯了:“好了好了,真他妈晦气!怕了你了!我以后不欺负小苇了,这样可以么?您老请回吧。”
  本来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没料到凯子有几个哥们,听说有人要找凯子麻烦,一齐骂骂咧咧赶了来,不问青红皂白,将能松围住,边骂边推搡,能松只是紧抱双臂:“不——不——不打架。”
  “不打架你他妈来干嘛?找抽啊?”
  一人使劲在前面一推,边上一人伸腿在后一拌,能松便仰面倒了下去,却又猴子般倒翻个跟头站起。凯子跑上来喊着拉开众人,能松还是挨了几脚,脸上沾满草灰,嘴里依旧咕哝着:“不——不——不打架——我——我爸——不——不让打。”
  众人哄笑起来,闻讯赶来的小苇看到,气得直跺脚:“你不是练过吗?这么多人欺负你,咋不还手?咋这么窝囊咧?”
  凯子大笑:“看看这窝囊废,真搞不懂你喜欢他什么?不过,如果你真的喜欢他,我就成全你?”
  小苇把眼一瞪:“谁喜欢他了?我们的亲事退了么?”
  凯子耸耸肩,和几个哥们走了,接着,小苇叹口气,转身去了供销社。能松依然紧抱双臂,喘着粗气,看小苇走远,才和几个看热闹的散去。
  这事无疑成了能松的笑柄,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有功夫,认为爬墙和“水上漂”不过是巧劲,占了身子轻的便宜。唯独“粪篮子”对这些表示不屑:“我如果允许他动手,他起码能摔你们三五个,信不?”
  起初确实没人信,直到那年盛夏,一支部队开到了江边公社,人们才确信了“粪篮子”的判断。
  那年长江上游发大水,部队是来抗洪抢险的。不仅如此,附近几个公社的民工都动员过来,军民一齐加高江堤。江边公社的所有劳力,更是义不容辞,公社各个部门的青壮年,都加入了抗洪行列。
  凯子还专门组建了青年突击队,日夜奋战在江堤上。小苇也加入了后勤部,收缴发放各类生活用品。捕捞队就更不用说了,渔船成了货船,不停运送着沙包木材等各种抗洪物资,几十里的江堤上,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几十年间,由于江水南移,江北水边形成了大片的芦苇滩,将芦苇滩一片片用堤岸圈起来,开发出近万亩土地,分成了四五个大队。那些新修的堤岸,由于垒筑时间短,不够稳固,是防汛重点。
  紧张劳作中,军民也在晚上联合搞一些娱乐活动,比如放电影,比赛唱歌等等。有天晚上,当兵的比赛摔跤格斗,看热闹的就说起能松,说这些当兵的才是真功夫,他那只是花架子。故意说得过分了,果然激将起站在人群的“粪篮子”,便纵容能松上去和他们比划比划。
  人们这才见识了能松的功夫,一般当兵的很难在能松手下挺过两秒不倒,而且,围观的人都看不清能松的具体动作,放佛他使了妖术似的。
  这情形当即震惊了连队指导员,立马将一个最厉害的排长叫来。于是,人们再一次见识了什么才叫比武。五个回合,能松三输两胜,那个排长却肃然起敬,坦言自己只是胜在身块高大,如果是同等重量级的对决,他没一点赢的机会。
  接下来两天,能松和“粪篮子”成了部队的红人,晚上闲暇时,便教一些当兵的拳脚招式。第三天放工后,凯子过来找能松喝酒,能松不愿去,说不会喝。凯子说:“哥几个要给你赔个不是,不肯赏脸,说明你还在恨我们。”
  “没——没恨。”
  “没恨干嘛不去?说实话,要不是小苇和几个姑娘再三要求,我才懒得来请你呢!弄得好像我怕你似的。”
  “那——我——我去。”
  “好!这才像个汉子!”
  上面通知说今年第一次洪峰最大,会在当天午夜抵达,加上晚上将有雷暴,洪峰有可能百年不遇,让所有人都做好准备。可年轻人并不在意,十几个男女挤坐在堤岸下的帐篷里,吃着,喝着,唱着,闹着,一直折腾到深夜,胡乱抹了一身驱蚊油,醉倒一地,以至信号枪响了好几次,他们还没一个能醒转。
  等到天上惊雷阵阵,暴雨倾盆,江里怒风嘶吼,浪涛奔腾,岸上人声鼎沸,号角齐鸣,小苇才抢先爬起来,大喊:“不好,江堤豁口了。”
  有人嘶哑着嗓子边跑边喊:“破圩了!西边破圩了!都起来,赶紧撤离,快呀,要被淹了!”
  小苇和三个姑娘抢先出来,跑进风雨里,吆喝着,协助附近的村民迅速沿堤岸向东北跑,一时间,漫山遍野的各种声音呼啸成一片汪洋。
  晕晕乎乎的凯子好容易明白了眼前的境况,忙招呼几个哥们穿上雨衣和救生衣,跑上堤岸。岸上,无数手电筒快速晃动着,将士们一个挨一个站成一排,腰上都拴着绳子,连在一起,不停地传递着沙包。
  一个兵看到凯子他们,大叫着让他们赶紧撤走。
  “你们干嘛不走?!”凯子不服。
  “少他妈废话,不想死,就赶紧撤。”
  凯子不理,带头冲向西边,两百米外,江堤上已经开了个一丈多宽的口子,且还在加宽加深。豁口两边,沙包不停被传递着扔下,但速度显然不够。凯子一看,大喊:“这样不行,谁和我去开条水泥船来。能松,能松呢?他妈的跑哪儿去了?”
  后面一个哥们回:“我起来就没见他,和小苇她们跑了吧?”
  “放屁!你跑他都不会跑。就你和我去开船,其他人在这里帮忙运沙包。”
  转身向东跑了两百米,听到马达声响,一条二十吨的水泥船沿堤岸开了过来,船舱里还有不少沙包,将船压的很低,船尾执掌螺旋桨舵把手的,正是穿着救生衣的能松。
  凯子又转身跟着船跑,边让哥们赶紧找两根长绳抱到缺口处等用。离缺口五十米左右,凯子大喊:“把船头偏向江里,慢慢靠过去。”
  “好——”能松大声答应着,整个人伏在舵把手上,使劲往右边推,船头慢悠悠斜向江心。等船头平了东缺口边,凯子又喊:“关机,熄火。”
  能松答应着,停了发动机,船凭惯性前进着,船头也被浪潮推向缺口,好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船身不偏不倚正好卡在了缺口外。
  “好!”岸上好多人称赞不已。
  凯子抛下长绳,边叫:“沙包扔船上,将船压沉。”
  能松抓住绳子爬上岸,和众人一起扔沙包。很快,本就吃水很深的水泥船侧倾下去,沉入水中。缺口下面的水流立即迟缓了大半,但船身太矮,江水还是从上面漫进去,气得凯子大骂:“真他妈节省,也不把船造高点,还得再开一条船压在上面才行,我去。”
  阵风忽然加大了,雨点更加密集,岸上的战士被吹得难以直立,先是被迫弯腰,然后干脆一齐跪在泥水中,沙包一刻不停传送着。凯子和一个哥们弯着腰靠在战士背后,抓着战士后腰的绳索,拼力向东跑,他知道一里外还有一条船。
  有人提议传话过去,让附近的人开过来。凯子说这么大的风浪,捕捞队运输队的人早就跑了,这里会开船的又太少,他心里想的,却是不能让能松小看了去。
  好在,阵雨弱了些,但凯子跑到船边还是累得不轻,喘息着抓住缆绳滑到船尾,用缆绳尾端扣住自己的腰,奋力摇了三次马达才启动起来。附近的指导员看到,马上叫出五六名战士解开岸上缆绳,奋力向西拉。
  这条是空船,舱里只有些许雨水,船头翘起很高,在机械和人力联合推动下,驶得飞快,很快接近缺口。凯子命令松开船头缆绳,却因船轻吃水浅,风又大,怎么都不能将船头偏向江心,急得大骂,见能松飞快沿缆绳滑到他身边,更气:“你来干嘛?比开船,你可不行。”
  “一——一起开。”
  能松双手比了个手势,凯子马上明白是要将船头抵住岸,将沉重的船尾甩向江心,然后转体半圈,靠上缺口,不由大叫:“好主意,你上去,我来!”
  凯子很清楚这样做的风险,但又没有其他办法。见能松不肯走,便不再强求,指挥岸上的人拉紧船头缆绳,让船头抵住缺口东岸。同时,能松解开了船尾的绳索,两人一起抓住舵把手向左一拉,船尾便慢慢离开岸边,成弧形驶向江中。
  等船身和堤岸垂直时,一阵飓风袭来,加上浪潮汹涌,船尾飞速向堤岸猛烈甩去,凯子大惊:“船要翻,快跳。”
  能松也叫:“跳——”
  没想到,凯子跳向船外时,却被风吹得紧贴在船边,后背衣服嗤啦一下被船边的一个铁钩钩住,不得脱身。正要跳起的能松猛地趴下,双手奋力将铁钩拔出,再使劲一推,凯子方得掉进江中。可惜这几秒的耽搁,船外侧就被飓风掀起,侧立着拍向堤岸,能松再也无法闪避,掉落到缺口西边岸下。缺口西岸也因水泥船的迅猛撞击,一下子坍塌了一丈多,十几吨沙石眨眼便将能松埋了下去。
  有两个战士跟着塌方落下,幸好有绳子拴住,才安然无恙。
  两条水泥船和堤岸之间的缝隙,也因为塌方被填得密实,缺口总算被堵住了。
  天亮时,风停雨歇,全体军民才将缺口修复。凯子游上岸后,一句话也不说,一直坐在缺口边上发呆。
  部队指导员暗地让公社领导将英雄的亲人安顿好,再三吩咐不要让他们到出事地点来,以免经受不住英雄的惨烈样子。
  中午,潮水小了些,战士门轮流用绳子拴在腰上滑进江里,只用双手摸索着搬运沙石,奋战两个多小时,终于将能松的躯体从浑浊的水底打捞上来。
  那一刻,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流泪。
  指导员拔出信号枪,对着天空射出了全部子弹。
  小苇站在凯子身边,使劲掐着他的肩膀:“我们——回家吧,送他——回家。”
  一动不动坐了十几个小时的凯子突然对着小苇大吼:“我抗洪是为了早点入党,有个好前途,知道不?我他妈才是个窝囊废,知道不?你他妈知道不?”
  小苇猛地甩了他一记耳光:“我就喜欢这种窝囊废,知道不?你他妈知道不?”
  四周还是没有人吭声,只有江水杂乱无序地哗哗作响。
  上面,乌云正次第散去,璀璨夺目的太阳花一如既往地盛开在高远的天际。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1-21
在线时间
1302 小时
威望
903
金钱
6610
注册时间
2014-12-14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3953
主题
146
精华
71
积分
903
UID
23351
发表于 2016-9-23 08:25:35 |显示全部楼层
能松烧的比他爹还要好——————错了。应该是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1-21
在线时间
1302 小时
威望
903
金钱
6610
注册时间
2014-12-14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3953
主题
146
精华
71
积分
903
UID
23351
发表于 2016-9-23 08:33:40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富有传奇性,通过大量的情节从不同的侧面刻画了能松这个人物,人物栩栩如生,结尾十分悲壮。
开篇进入快,结尾干净利落。小说语言好,准确凝练及物,画面感强,紧扣人心。

有提升的空间:叙述还是多了些,第一段若干个碰巧的解释显得多余,巧不巧通过作者的描写读者自会领悟。结尾小苇的话没有设计好,应留白于读者。

然瑕不掩瑜,还是一篇好读的作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1-21
在线时间
1302 小时
威望
903
金钱
6610
注册时间
2014-12-14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3953
主题
146
精华
71
积分
903
UID
23351
发表于 2016-9-23 09:00:40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精华。请其他版主再看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9-1-11
在线时间
358 小时
威望
103
金钱
2285
注册时间
2015-10-9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782
主题
18
精华
11
积分
103
UID
25149
发表于 2016-9-23 10:01:07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地道。高亮荐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最后登录
2019-1-22
在线时间
1374 小时
威望
135
金钱
4110
注册时间
2015-10-9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935
主题
71
精华
23
积分
135
UID
25150
发表于 2016-9-23 15:11:44 |显示全部楼层
后半部份写得生动。前半部份尚可精炼些。另有一处收缴发放生活用品,收缴两字似乎不妥,不如干脆删了,发放就行。小说是篇佳作,个别词组标点还有改的空间。个见,问候混老师秋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8-12-3
在线时间
153 小时
威望
99
金钱
1693
注册时间
2015-12-29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555
主题
49
精华
12
积分
99
UID
25878
发表于 2016-9-28 09:58:47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很接地气,最后写得也很悲壮,很感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8-12-3
在线时间
153 小时
威望
99
金钱
1693
注册时间
2015-12-29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555
主题
49
精华
12
积分
99
UID
25878
发表于 2016-9-28 09:59:34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作者再好好修改下,可以成为精华。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1-21
在线时间
1302 小时
威望
903
金钱
6610
注册时间
2014-12-14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3953
主题
146
精华
71
积分
903
UID
23351
发表于 2016-11-20 17:30:12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已推荐,望修改错别字以及标点符号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星光文学网 论坛 ( 备案号:鲁ICP备17049029号 )  

GMT+8, 2019-1-23 01:28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