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星光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9|回复: 1

隔板《小说月刊》1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29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支小军从厕所出来,往山坡上攀去。“嗨哈!嗨哈!”的声音渐渐清晰,不用说,师兄弟们又练拳脚了。

  “吴镇中学”矗立在群山环抱之中,体育老师会点功夫,就在后山收了几个徒弟,业余时间教教拳脚。支小军很想当大师兄,可是师父指名让潘东峰当,支小军想让老爹出面,支所长却说:“你爹只是所长,人家的爹是镇长。”

  打那天起,支小军瞄向潘东峰的眼神中就带了些火花。呼喝声停了下来,师弟们喝水歇气,开始东拉西扯。新来的孙明烈乐衷于讲荤笑话,今天口沫横飞地说了个“天大的秘密”――男厕和女厕之间的隔板被抠掉一块,后来不知道被谁塞上了一块破木板,一掀就掉,女厕所已经没秘密了……

  支小军厌恶极了,刚想骂,潘东峰已经冲过来,把孙明烈踢了个跟头。孙明烈的脸都跌破了皮,跳起来一搡潘东峰:“装什么正经!我讲的黄段子,你平时没少听!”

  潘东峰被搡了个趔趄,支小军差点乐出声来。潘东峰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往腰间一按,抽出了一把亮闪闪的宝剑。这条“腰带宝剑”是泰国货,拔剑的动作他是练过的,确是干净利落,真像评书里讲的――“呛啷啷亮出宝剑”,颇有气势。

  当天参与“比武”及围观的人,每个人都挨了几脚。体育老师火冒三丈,一恨支小军幸灾乐祸看热闹,二恨最得意的大弟子被人骑在身上抽嘴巴――孙明烈靠着薅头发占了上风,两个人跟泼皮斗殴似的,一点武术章法都没有。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支小军请假出来,进了公厕,脑子里全是老爹的暴怒。一块破木头,什么“乌木鸟木”的,不过窄窄的一条,至于动这么大肝火吗?大吼大叫的像要地震了似的!

  那年月的公厕都是木制的旱厕,风吹日晒雨淋的,一些木板也就有了大窟窿小眼子。这个时间段大家都在上课,厕所里空荡荡的,支小军径直往里走,走到一多半的时候发现最里面的蹲位上有人――潘东峰!

  自打“比武”结束以后,两个人就没说过话。支小军就近找了一个坑位,往那边瞄了瞄,看潘东峰横了他一眼,显然是芥蒂难消。

  支所长仍然在家中发疯,支小军被老爹踹了一脚,让他好好想想,这阵子家里到底都来了什么人?“就算来人都是找你办事的,谁会顺走一根破木头?”支小军带着气回了一句,又挨了两脚。

  “破木头?”支所长的眼珠子要从眼眶子里鼓出来,“那是乌木――铁力乌木!沉香木、东方神木!把你卖了都不值它一个角!”

  支小军总算听出了点头绪。这是一套半成品,准备做一把椅子送给市里某领导的,可是少了一根做“把手”的材料。至于乌木的价格,无价之宝!

  “潘东峰,这个坑你承包了啊!”

  支小军脸上还带着红肿――支所长被潘镇长约谈了一次,回来后给儿子留了个记号。眼前的情节似乎昨天已经上演过,今天算是“重播”吗?厕所里空荡荡的,因为大家都在上课,他请假出来上厕所,往里走又看到了潘东峰,还是占据着最里面的一个蹲位……

  潘东峰仰起头来,脸涨得通红,支小军更不客气了:“孙明烈说完那事,你就天天往厕所里钻,霸着最里面的坑不挪窝。我算明白了,那块隔板就是你抠掉的,你这是还想往那边看啊!”

  说着,支小军的眼睛瞄向那些隔板,潘东峰提着裤子就冲了过来:“姓支的,别贼喊捉贼了,我看隔板就是你抠的,走,上山过两招!”

  山头秋风瑟瑟,吹得支小军的头发直往后“飞”,对面的潘东峰的衣服上也泛起了层层褶皱,他手里的剑透着寒光,脸上表情更是凶神恶煞一般。

  支小军握了握手中松树枝,两个人对峙良久,谁都没有动手,时近中午,山下隐隐传来下课铃,这片树林里很快就会热闹起来。支小军向前跨了一步,嘴角有点哆嗦,潘东峰提着剑迎了上来。支小军的心一颤、手一松――“扑通”一声,潘东峰跪了下来,热泪盈眶,语带哀切:“师弟,咱俩这么多年了,跟亲哥们儿似的――你……你可千万别传出去,我就看了一回,还什么都没看到!”

  “咣当”一声,棍子掉在地上,砸了支小军的脚。他没觉得疼,只是望着山下厕所的方向,突然间又有了尿意!

  《拍卖会卖出天价,乌木椅牵出贪官》――支小军看着手机上的新闻,心里百感交陈,老爹总想进市里当局长,当上局长又想进省里,现在可好,进省检察院了。他给潘处长打了电话,感谢他的运作,让老爹没受苦。并说了个星级酒店的名字,他觉得怎么也得请潘东峰吃顿饭。潘东峰答应了,但又补充了一条:“饭可以吃,但是……必须我来埋单。到省里来了,我的地头上能让你请客吗?”

  支小军推脱不掉,只好答应了。挂了电话,他心里有点不安,他觉得潘东峰太客气了――过分客气了!当然,自打二十几年前山顶上那一场“对决”后,潘东峰一直对他这么客气。就算潘东峰在省里某部门当上了副处长,对市里的个体户支小军也没有丝毫改变――一如既往的客气。

  支小军钻进了汽车,手握着方向盘想倒车,突然间他的手停了下来,凝固在方向盘上,他在想一个问题:当年如果他提前半分钟扔掉棍子,向潘东峰“招供”抠碎了男厕和女厕之间的隔板,又从家里找了一小块木板堵上了缺口……那潘东峰就不会对他客气了。即便是他想跟潘东峰客气,估计也不好使了!其实他和潘东峰之间,也隔着一层板――一层严实合缝的隔板。

221

主题

4207

帖子

8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3
发表于 2016-12-29 17: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恭喜恭喜恭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星光文学网 论坛 ( 备案号:鲁ICP备17049029号 )  

GMT+8, 2019-10-17 16:12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