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星光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35|回复: 0

婚前合同(入选《京民文苑)杂志)作者:红尘散仙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3-20
在线时间
2227 小时
威望
1144
金钱
3934
注册时间
2012-4-19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783
主题
245
精华
23
积分
1144
UID
116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3-1-4 09:48:27 |显示全部楼层
  进城打工好几年了,我终于被提拔为业务经理了。更幸运的事,主管人事的胡科长的女儿小曼,对我情有独钟,我们的感情迅速升温,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这一年的腊月二十八,公司开始放假,我没精打彩地收拾着包裹,原准备回农村老家过个年,再把娘接来,好参加我们春节后的婚礼。谁知道早上小曼过来了,先递给我一箱果品,说是给娘买的。我正高兴呢,小曼又说了,今年春节不许我回家去过年,她的父母想让我在城里陪着他们。
  
  我觉得不太合适,自小就没了爹,可是娘含辛茹苦把我带大的,如果不回家过年,娘肯定得很伤心。可是小曼却非常坚持,我犹豫了半天提了个建议,干脆把娘接来得了,大家一起热闹,而且两方老人都不寂寞了。
  
  小曼今天有点奇怪,不管我怎么说,她还是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意见。我看她不讲道理,只好说先回家看看娘,争取后天晚上赶回来陪小曼父母过年三十。
  
  小曼冷笑着几声走了,没几分钟又进来了,递给我几张纸,我一看,就像当头被浇了一头冷水,全身都冰凉冰凉的。这是一份合同,条件只有一个:结婚以后可以负担老人的生活费用,但是不能和我娘一起生活。而且,小曼是独生女,以后的每个春节,我都得陪着她的父母过。
  
  我的脸色变了,这还没过门呢,就先把老人拒之门外,这叫什么事呀!可一向温柔的小曼却毫不客气,她有她的道理,男人从小到大就有两个怀抱,离开娘的怀抱扑向妻子的怀抱,所以自古婆媳就格格不入,住在一起太别扭了。同时,她还暗示着我,她可是父母掌上明珠,如果把这份合同签了,她的父母都会对我高看一眼的,这直接意味着,我的前途无量。
  
  我带着这重重心事上车又下车,我先看到了村口那棵大榆树,据说已经有千年历史了,所以村里给修了个围栏保护起来。当年,就是在这棵树下,娘送我去读大学。我至今也忘不了,车子开的时候,我伸出头去望着娘,娘的白头发被风吹起来,就像老树蓬松的树枝一样在飘动着。而娘直视着我离去的方向,身子一动也不动,也好象和老树一样,扎下根了。
  
  离家越近,我的脚步越沉、思维越乱。口袋里装着那纸合同,脑子里不停地闪过未来岳父胡科长刚才来的电话:“多给老人买点好吃的,然后早点回来,我们等着你过年。”
  
  其实本来这事情不复杂,参加工作以后,我一直住在城里,娘一个人在乡下住,但现在这个问题摆在桌面,还要我立下合同,立刻让我不舒服起来。但是胡家的条件是相当优越的,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应该答应小曼,本来也没打算和母亲一起住,不过就是签个字,走个形式罢了。
  
  想到这,我掏出手机给小曼打了电话,说后天肯定回去,但合同就不用签了吧。但小曼却变本加厉:“这份合同必须得经你娘同意,还必须得有你娘的签字,我可告诉你,你签了合同再进门!”
  
  这下我可火了,太过份了,娘不认识字,更不会写字呀!小曼也不着急,先等我发完了火,她又说了,只要合同一到手,过了年她爸爸马上就会给我安排到销售科工作,这可是公司最有发展的部门,待遇也是最高的,也是我做梦都想去的地方。
  
  我心里一阵乱,终于捱到家了,娘正在喂小鸡,一看到我回来,娘急忙拉着我的手,问寒问暖。听说我要结婚了,娘哭了,她高兴地要给我们做新被子,还嘱咐我去给爹上坟,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爹一声。
  
  晚上,我吃着娘包的饺子,却尝不出什么滋味来,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娘讲。也许我心神不宁的样子让娘发觉了,她追问着我,是不是有事瞒着她,是不是女方提的要求太高了?我张了几回嘴,也没有把合同的事说出来,还是再等一天,明天再跟娘说吧。哄着娘签了,以后慢慢再劝小曼。
  
  夜深了,娘把炕烧得火热,让我睡炕头,她睡炕尾。睡在热炕头上,感觉浑身都舒坦,我知道,平时娘是舍不得烧这些柴火的,这都是因为儿子回来了。
  
  我因为有心事,老半天也睡不着,不断地翻着身。娘起来问是不是烫着了?我连忙装着打起了呼噜,又过了一会儿,娘突然伸手过来,轻轻地拍着我的被子,然后哼起了歌:“风不吹,树不摇,鸟儿也不叫,小宝宝要睡觉……”
  
  这是我小时候最爱听的歌,此时娘的声音已经粗哑了许多,但听起来,却仍然和小时候一样。突然,有一滴眼泪落在我的脸上,娘流泪了,她急忙找东西去擦,而我却躲在被窝里哭了……
  
  第二天一早,我说什么也找不到合同了,正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娘拿着几张纸从外面进来了,那正是我的合同,多亏娘不认识字,我连忙抢过来,说这是公司的文件,随手就装进了皮包。
  
  娘给我烙了饼,看着我足足吃了三大张,然后对我说:“快回去和你媳妇过个年,再告诉她,娘以后不想和你们一起住。”
  
  我惊呆了,娘怎么这么说?我刚想试探着问,娘却催着我上路,说岳父岳母也是爹娘,也得陪人家过个年。我边走边回头,结结巴巴地说过了年再来接娘,娘却轻轻打了我一巴掌,教训我说:“别胡说,现在年轻人都愿意自己过,再说我在这也惯了,你以后常来个电话就行。”
  
  我耷拉着脑袋上了车,这大过年的不和自己娘一起过,我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虽然能赶回去和小曼过年三十,可那份合同终于没有签上,不知道小曼能高兴吗?心情正郁闷的时候,售票员喊了起来:“老大爷,这里不能吸烟。”
  
  我一回头,看到了村主任也在车上,这还是我本家二叔,我急忙站起来打招呼,可是他却冷冷地瞪了我一眼,我知道这老头的脾气非常大,我只好陪着笑脸给二叔拜个早年。二叔终于开口了,却是开口就骂人:“你个兔崽子,长能耐了,娶了媳妇就不要娘了。”
  
  我心里发虚:“您……您怎么……”
  
  二叔恨恨地说:“本来答应你娘不说的,现在看见你就来气,你看把你娘逼的,昨天晚上来跟我学写字,要给你签合同。”
  
  啊!我从包里抽出那张合同,只见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娘的名字,那名字,像一把把扭曲的刀,把我的心割碎,把我的眼泪一点点割了出来。我把头伸出去,车子走远了,娘早就看不见了,可我却知道,她一定还会站在村口那棵老榆树那里望着我。我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吼了一声:“师傅,快停车,我落了东西。”
  
  小曼正在家包饺子,一看我回来,高兴地先给了我一个拥抱,然后一松手,朝我要合同。我板着脸掏出一份合同,拍在小曼手里,冷笑着说:“这是我们家的合同,我娘就在楼下,以后不但是过年,每一天我都得和她一起过,你要同意就把合同签了,你要不同意,我就和我娘回宿舍过年了。”
  
  说着,我转身就要走,这时候,小曼的爸爸胡科长放下了擀面杖,我叫住我,高兴地拍着我的肩膀:“好小子,好样的,小曼果然没有看错人。告诉你,你如果把不要老娘这份合同签了,那么你什么也得不到了。唉,现在的年轻人都自已顾自己,有几个愿意和自己爹娘一起生活呢。我最担心的就是小曼也会找个这样的人,一个连自己的亲娘都能抛下的人,怎么可能去真心爱别人的爹娘呢?现在好了,小曼快去接你婆婆上来,我们两家,不……是我们一家人,一起过个团圆年。”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半天才说出一句:“科长,谢谢您。”
  
  小曼却轻轻给了我一拳:“还叫科长,傻呀你!我去接娘,你快去煮饺子。”

原发星光《参赛发帖专栏》:http://www.xingguangwx.net/viewt ... 9%C7%B0%BA%CF%CD%AC

Archiver|手机版|星光文学网 论坛 ( 备案号:鲁ICP备17049029号 )  

GMT+8, 2019-3-21 11:37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