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星光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17|回复: 25

[原创] 半锅菜籽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4 12: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半锅菜籽油
题记:我们那地方有这样一个风俗。快到年终或是春节年下,确定下来还未迎娶的准女婿、准媳妇儿都会穿戴一新地到未来的老丈人家或婆家走动走动。老话说是去认认门,实际上就是借此机会增进了解,熟络感情,免得结婚那天连家里的人都认不全,以至于闹下笑话。一般认了门之后,春节期间或是过了春节就会趁热打铁,把年轻人的婚事给办了。当然也有在认过门之后,把婚事弄黄了的情形,但毕竟这种情形都是少数……

  父亲第一次进老李家认门的时侯,就闯了个大祸。
  那天家里准备“煮油绳”。所谓“油绳”即是油麻花,“煮”即是把搓好的油麻花放到油里炸。
  大清早,父亲穿着浆洗得干干净净的粗布衣裳进了家门来"帮忙"。第一次到未来的媳妇家里,父亲难免有些慌乱和紧张。
  一进家门父亲就开始四处“乱窜”。他从屋里转悠到屋外,又从屋外转悠到屋里,总想找点儿活干。可是,里里外外都收拾得妥妥当当,哪有什么活?最后父亲只能局促不安地坐在堂屋的椅子上。他搓着两只大手,大冷的天,满头满脸却冒蒸汽。
  母亲也穿得干干净净。她双手捧了一碗加了足有半碗白糖的糖茶,轻轻放在父亲的手边,然后一甩胸前的大辫子,羞羞地低着头跑出了屋。旁边,本家和邻居来帮忙的大婶子、小媳妇儿笑嘻嘻地忙进忙出,都觑着眼儿审视着这位毛脚女婿。
  热烘烘的暖炕上垫起大大的案板,火炕头搬来盛满麻花剂子的大盆。厨房里爷爷一声喊:“端油锅来咿——”父亲应声而起,慌手慌脚地满地找油锅。灶间里黑咕隆咚,只听“咣当”一声,父亲暗叫一声糟了,一时间闻声就跑进来几个人。大家一看,少半锅清凌凌的菜籽油,已经被父亲一脚踢得只剩下锅底那点残油剩渣。空气好似突然凝滞了,满屋子欢欢喜喜的气氛,也一下子逃得无影无踪,房间里静得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得见。满地的清油亮晶晶地淌过父亲崭新的黑条绒棉鞋底,父亲跟个木桩子似的呆呆地站在地下像被孙猴子使了定身术。
  那会应该是七几年,还是大生产队集体劳动吃大锅饭。一年劳动下来各家各户都分不了几斤菜籽油,没有几个人家舍得用好油煮油绳。父亲这下可闯了“大祸”,这板上钉钉的婚事说不定还被他这一脚踢黄了呢。这时,年轻父亲的俊脸上早没了热汗,有阵阵冷气正从他的后脊梁骨一丝丝地往上冒呢。
  满屋的人都不知道如何收场,母亲用牙咬着扎着红头绳的辫梢,只掠了一眼转身便闪进了西屋。这时,蹲在厨房里等着油锅的爷爷也后知后觉地走进了灶间。爷爷是个火爆脾气,一看这满地的油,满肚子的火气早腾腾腾地窜到了两条眉毛尖尖上。都说毛脚女婿毛脚女婿,可也没见过这么毛手毛脚的!这哪是个踏实沉稳的主?还没进门就要倒灶呢!可是重话又没法说出口,爷爷强压着火气,满脸憋得通红,只是在心里暗暗打着算盘。
  谁知还没等他酝酿好该说的话,就见身后门帘一挑。爷爷一回头,母亲两手稳稳端着一小盆黄灿灿的菜籽油,款款地闪身进了屋。母亲故意不看爷爷瞪得能鼓突出眼眶眶的眼睛,径直向父亲走去。
  父亲可是母亲左挑右捡好容易看上眼的人儿。父亲高高的个儿,白白的脸儿,两只双眼皮的大花眼汪着两眼清泉,它们随便眨巴眨巴就俘获了母亲的一颗芳心。那会母亲才十七岁,典型的外貌协会成员。虽然父亲家境不好,兄弟姊妹六七个,但这不算问题。父亲是要入赘的,只要人好就行。爷爷一见父亲就对母亲说父亲是个绣花枕头,空有一幅好皮囊。可是母亲偏偏看上的就是这幅臭皮囊。母亲是爷爷奶奶抱养来的独生女,是两个人心尖上的疙瘩肉。她打定的主意谁也违拗不得。
  母亲端着油盆,粉面含春。她眼瞧着父亲,背对着爷爷脆生生地开了腔:“没事,没事。咱家是开油坊的,那点油算什么!”母亲的话轻飘飘的,她是对着父亲说的,是对一屋子的人说的,更是对满脸通红的爷爷说的。看来母亲是真正死心眼地看上这“倒霉孩子”了。爷爷心里叫苦不迭,可也毫无办法。他就像被缝衣针扎了个眼儿的气球,一下子就泄了气。
  什么油坊!不过前几年卖过几年油,如今西屋里还有几缸菜油罢了!爷爷伸手抹了一下脸,开始打起了哈哈:“没事,没事。就一点油花花。咱这有油,有油……哈哈!”爷爷干笑两声,屋子里立马就又回到了春天,满屋的人们也都起死回生。不过,所有的人们也都听出了爷爷的笑声里暗藏“杀机”。
  煮完油绳,父亲灰溜溜地转回了家门。他以为婚事没戏了,爷爷也打定主意不让这个一进门就踢锅的“倒灶脚”进门。谁知母亲竟也铁了心思,寻死觅活地非父亲不嫁。最后爷爷终还是服了软,委委屈屈地让父亲进了老李家的门。
  婚后,两个年轻人和和气气,亲亲热热。第二年的冬天就生了个大胖小子,也就是我哥,算是堵住了爷爷的嘴。自此,爷爷紧拧在一起的眉毛才稍稍舒展了点。虽然以后的生活证明父亲并不是孬种,但爷爷看不上父亲的观念,却也根深蒂固地在他的心底扎了根。说到底,这是父亲那只“倒灶脚"的罪过,可反过来想,那半锅菜籽油咋就不偏不倚正放在父亲的脚前头了呢?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10 金钱 +10 收起 理由
黄土地 + 10 赞一个!
邱俊伟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12

主题

317

帖子

79

积分

禁止发言

积分
79
发表于 2017-6-14 12: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的沙发!嘿。

点评

淘气好!叫我小散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6-14 12:26

407

主题

1万

帖子

9008

积分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08
发表于 2017-6-14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反过来想,那半锅菜籽油咋就不偏不倚正放在父亲的脚前头了呢?————是啊,为什么呢?这不故意考验人的嘛。

点评

嗯,考验人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6-14 12:26

407

主题

1万

帖子

9008

积分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08
发表于 2017-6-14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在你妈是铁了心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2: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淘气 发表于 2017-6-14 12:20
老师的沙发!嘿。

淘气好!叫我小散吧!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2: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ruogu 发表于 2017-6-14 12:21
可反过来想,那半锅菜籽油咋就不偏不倚正放在父亲的脚前头了呢?————是啊,为什么呢?这不故意考验人的 ...

嗯,考验人呢

12

主题

317

帖子

79

积分

禁止发言

积分
79
发表于 2017-6-14 12: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有特色,功底厚。围绕“倒灶脚”展现出一段活生生的生活。民俗,生活气息,人物形象都很好。叙述流畅,有起伏,引人入胜,见到人物真性情,爱情的纯真。

12

主题

317

帖子

79

积分

禁止发言

积分
79
发表于 2017-6-14 1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散淡人 发表于 2017-6-14 12:26
淘气好!叫我小散吧!

咱们可也是熟人了,呵呵。仰慕您好久了。

点评

咋能不记得你呢?我倒真是好久不写了,总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咱们共同学习,共同进步!谢谢你的鼓励和建议!远握,拥抱一下!呵呵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6-14 16:34

12

主题

317

帖子

79

积分

禁止发言

积分
79
发表于 2017-6-14 12: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个人之见,用落针可闻来形容静,这个有点旧了。石映照说,语言就像人沉在水底,要不时出来透口气,不然就被闷坏了。(不是原话,我也没彻底理解,呵呵)拙见,问好您!建议加亮共赏。
 楼主| 发表于 2017-6-14 16: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淘气 发表于 2017-6-14 12:31
咱们可也是熟人了,呵呵。仰慕您好久了。

咋能不记得你呢?我倒真是好久不写了,总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咱们共同学习,共同进步!谢谢你的鼓励和建议!远握,拥抱一下!呵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星光文学网 论坛 ( 备案号:鲁ICP备17049029号 )  

GMT+8, 2019-8-21 08:40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