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星光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6|回复: 8

[原创] 认门之一匹小马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9 20: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题记:我们那地方有这样一个风俗。快到年终或是春节年下,确定下来还未迎娶的准女婿、准媳妇儿都会穿戴一新地到未来的老丈人家或婆家走动走动。老话说是去认认门,实际上就是借此机会增进了解,熟络感情,免得结婚那天连家里的人都认不全,以至于闹下笑话。一般认了门之后,春节期间或是过了春节就会趁热打铁,把年轻人的婚事给办了。当然也有在认过门之后,把婚事弄黄了的情形,毕竟这种情形都是少数。
  妻子其实根本不需要到我家认门。
  我们俩是同学又是同村,从她家到我家撑死也就一千米远。读书那会儿,每到假期我们就会到彼此家里去串门。到现在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到她家的时侯,看到她正站在屋里呜呜地哭。那会我们正读初中,到现在我也从末问过她哭泣的原因。只记得她梨花带雨的模样楚楚可怜,惹得我当时鼻头也莫名的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毕业,工作。各自绕了一大圈地相亲,没想到转了一圈,竟然绕回了原点。所以,当她以准媳妇的身份踏进我家门的时候,根本没有陌生和尴尬。
  母亲笑盈盈地从老屋的山墙根抱来柴草,妻子马上搬个小凳坐在灶前烧火,燃起的火光照着妻子年轻而红润的脸庞。母亲忙活着往大锅里添油烙饼。红红的火苗一下下舔着锅底,葱花的香气和菜油的香气,不断地从锅盖的缝隙里钻出来,飘得满屋满院到处都是。
  窗外新雪初霁,映得糊着麻纸的窗棂一片白光。不知谁家在办喜事,有锣鼓声隐隐地传来。而窗内温暖如春。白白的蒸汽在房梁间缠绕;家里新抱养来一只满身灰毛的小笨狗,正乖乖地卧在妻子的脚边打着呼噜……这场景根本不像准媳妇初进家门,倒像相濡以沫多年的一家人,再平常和谐不过的生活剪影。
  奶奶双手拄着个拐,慢悠悠地过来坐在大炕的炕沿上。自打妻子进门来,她没牙的瘪嘴就一直没舍得合上,她还在说着一些没头没脑的话。她说:“昨晚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你们猜我梦到了什么?”说到这里,奶奶故意停顿了一下,然后狡谑地眨了眨她的两只小眼睛,“我呀,梦见咱家的槽头上多了一匹小马驹,它正大口大口地在食槽里吃草呢……”
  你听听,老了老了这是说的什么话?什么小马驹吃草,明摆着是说给妻子听的。奶奶是旧社会的劳动妇女,以前轻易不发表自己的观点。有时你为了件事情问问她的意见,她总说些模楞两可的话:“那谁知道啊?”要不就是附和着:“那可咋办?”让你干着急没一点办法。奶奶今天破天荒,第一次明确了自己的观点,谁知还用上了隐喻,我听了真是哭笑不得,妻子听了却低下头,羞红了脸。
  奶奶嘴里的“小马驹”明摆着就是妻子,添人进口总是令人高兴的事情。我的脑海里却一跃而出一幅生动的小马驹吃草料的情景。我禁不住笑出了声。是啊,能得到自己满意,而一家人都认可和祝福的婚姻何其难得?我又怎会不喜形于色?——只愿这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只愿以后能够顺顺利利,越来越好。
  油饼烙好端上小饭桌,一家人围到桌前准备吃饭。母亲还特意做了几个菜,来款待这个准媳妇。一盘葱炒鸡蛋,一盘家常豆腐,一盘醋溜莲菜,还有一盘“罕见”的荤菜——凉拌“大雁腿”。就要动筷,一瞅小饭桌上那盘“大雁腿”却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只空盘子摆在饭桌上。我满脸疑惑,明明放在桌上满满的一盘,咋就忽然没了?四下里看看也一无所获,再看母亲也一脸迷茫和尴尬。这就要到嘴的“大雁腿”难道飞走了?这可不是个好的开头。再定睛一看,只见刚刚还打着呼噜的小笨狗,此刻却瞪着两只圆圆的小眼睛,退到了灶头处。那眼神分明就是做了错事的小孩子那种欲盖弥彰,而又让人一览无余的惶恐与哀怜。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跑过去狠狠一脚就踢到了小狗身上。谁知,没等我的第二脚踢向小狗,妻子就把小狗护到了怀里,“一只小狗懂什么,快不要打它了。吃了就吃了,不就一盘肉嘛……”
  “大雁腿”妻子没吃上,但她这匹“小马驹”最终还是进了我家的门。
  时过境迁,奶奶早已过世,那只小狗也早长成了大狗,并生养了许多的小狗崽。而我和妻子闲来无事时,还会就这件事情说笑。我说妻子:“你就是我家的小马驹呢。”而妻子也会佯装着耿耿于怀的样子,给我讨要那一盘本该款待她的“大雁腿”……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10 收起 理由
邱俊伟 + 10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60

主题

1549

帖子

89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91
发表于 2017-7-9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次的《半锅菜籽油》,就读得舒畅淋漓,越是慢慢咀嚼,越是余味无穷。
这次容我细细品读散版的这一篇文字。
握手,问好,真诚祝福!

点评

也向你问好,祝你工作愉快,工作之余也愉快!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7-9 22:10

60

主题

1549

帖子

89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91
发表于 2017-7-9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呵,有趣,原来你们小时候就认识的呀。两家相距还不足一公里,那确实是很熟悉的了。
“大雁腿”是什么呀?是真的大雁的腿吗?应该不是吧?
语言生动活泼,人物形象逼真,描述自然朴实。
很喜欢,很耐读。

点评

阿伟哥,关于大雁腿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比鸡腿要大好多,肉质比较松散,我们那边"流行"过一段时间,不过现在又不见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7-9 22:08

60

主题

1549

帖子

89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91
发表于 2017-7-9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燃起的火光照着妻子年轻而红润的脸庞。母亲忙活着往大锅里添油烙饼。红红的火苗一下下舔着锅底,葱花的香气和菜油的香气,不断地从锅盖的缝隙里钻出来,飘得满屋满院到处都是。
窗外新雪初霁,映得糊着麻纸的窗棂一片白光。不知谁家在办喜事,有锣鼓声隐隐地传来。而窗内温暖如春。白白的蒸汽在房梁间缠绕;家里新抱养来一只满身灰毛的小笨狗,正乖乖地卧在妻子的脚边打着呼噜。

60

主题

1549

帖子

89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91
发表于 2017-7-9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妻子:“你就是我家的小马驹呢。”而妻子也会佯装着耿耿于怀的样子,给我讨要那一盘本该款待她的“大雁腿”
没吃上“大雁腿”,确实有点可惜!
这狗太不懂道理了,该狠狠地揍一顿。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阿伟哥,关于大雁腿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比鸡腿要大好多,肉质比较松散,我们那边"流行"过一段时间,不过现在又不见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7-9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邱俊伟 发表于 2017-7-9 20:54
上次的《半锅菜籽油》,就读得舒畅淋漓,越是慢慢咀嚼,越是余味无穷。
这次容我细细品读散版的这一篇文字 ...

也向你问好,祝你工作愉快,工作之余也愉快!

407

主题

1万

帖子

9008

积分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08
发表于 2017-7-10 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恩爱,很温馨的一幅幅场景,散淡人的散文语言越来越精准,真是难得!

407

主题

1万

帖子

9008

积分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9008
发表于 2017-7-10 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小马驹”,以为是说你妻属马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星光文学网 论坛 ( 备案号:鲁ICP备17049029号 )  

GMT+8, 2019-8-21 11:38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