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星光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8|回复: 13

[短篇小说] 特殊商品 [复制链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1-19 09:20: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民老哥 于 2018-1-19 10:33 编辑

  特殊商品

       早起一上班,郑主任就打来电话,小刘吧?到我办公室来。没等我反应过来,电话就挂了。听着话筒里嘟嘟的声音,我整个身子都僵了……找我?郑主任找我?自从我2010年来车班,到现在都快一年了,可以说,郑主任都没拿眼夹过我。今儿这是怎么了?不敢怠慢,我连蹿带跳地急慌慌登上三楼,到了郑主任门前,长舒一口气,平抑一下慌乱的心绪,诚惶诚恐地伸出手敲了三下。立刻传来郑主任“请进”的回声。见了我,郑主任少有的热情,拿起桌上的“中华”递过来。我摆摆手,借故嗓子痛,婉拒了。在领导面前,我可不敢放肆。郑主任胳膊一弯,烟卷插嘴里。我忙掏出打火机,拇指一按,啪地一声,一股蓝火窜了出来。随即,一串烟圈,像团谜一样悬在半空。
  叫了声小刘啊,见我还站着,郑主任手腕向下抖抖,说,想交给你项新工作。你知道,老高这次病得不轻,好后也无法再开车了。我考虑再三,想让你接替他,你看有啥意见吗?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单位里谁都知道老高是个啥角色,虽然他只是个给郑主任开车的司机,可在人们眼里,上上下下,除了郑主任,谁不敬他几分?我平时都是高兄长高兄短地仰着他下颏儿说话,生怕他看着不顺眼,在郑主任面前奏我一本,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其他的好处嘛,嘿嘿,咱就不说了。和郑主任非亲带故,把这么好的一份美差赏给我,你说这不是跌跤捡钱包嘛!
  下班回到家,把这消息和媳妇一说,媳妇的嘴张得像浮在水面缺氧的鱼,愣了半天才回过神,一努嘴儿,在我脸上印了个戳。这待遇可是久违了。特别是这两年,媳妇的脸动不动下巴上坠个秤砣,像欠了她几百吊。晚上睡觉也添了毛病,竟改了裸睡的习惯,换上一身睡衣,装得像个圣女,往往是钻进被窝,蒙头就睡。有时我心里有想法了,忍不住把手探过去。她一撩被子,噌地坐起,瞪着凤眼,半讽半嘲地说,别的本事没见你长,这方面你到积极肯干挺有进步。一句话噎得我哏喽哏喽无言以对,一下子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浑身软塌塌的,再没了那份情趣。
  今天媳妇像换了个人,说话柔得像汪水,嗲声嗲气地冲我说,真是天地轮回转耶,咱终于也翻身奴奴把歌唱了。你以后走路可不要再耷拉着脑袋,蔫巴茄子似的,一点精神都没有;要挺胸仰头,雄赳赳气昂昂才是。说着给我做起示范,地上走了两步,两个奶子千斤顶似的硬挺挺支楞着。然后又嘱咐我,你可得把握好这次机会,你没看好多给领导开车的司机,开着开着,就多出个帽翅来,得到的实惠,那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最次还弄肚子好杂水呢。要想得领导赏识,主要是你得会来事儿,既要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又要做到不该知的莫打听,不该看的闭眼睛。你没听人说呀,领导夹菜你莫转桌,领导的小姘你莫乱摸。说到这,媳妇眨眨眼,问,哎,你说,你敢保证不摸领导的小姘?
  我说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到时候我给人家溜须还怕溜不好呢,还敢摸人家小姘?
  媳妇薄唇一努,嗯,难说。你们男人那些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上来劲儿,就怕老大管不了老二。不过,我可要告诉你,你要在外面真干那事,回来我非把你那作案工具割下来喂狗不可!她挥手一劈,狠巴巴地做了个刀切香肠的动作。
  算你狠!我说,不过到时候倒霉的不还是你嘛,那可是你的专用工具,没了它,你不是等于守活寡?
  哼!你真是小看人了。媳妇一撇嘴说,兴你们男人在外面沾花惹草,就不兴我们在家偷情养汉子?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一划拉一箩筐。
  我对媳妇的话很是吃惊,心想一个众人面前看着纯得像水似的人,怎说出这种话来?言为心声啊!这一刻,我脑子里立马得出一条结论:好色不是男人的专利,女人同样好色。我说想不到你还是个色女,我真是服了你了!
  从此,我真正过上了一顿饭一只羊,屁股坐着一栋房的生活。每次出去,郑主任都坐我身后,常人都懂,那座位最安全,遇有险情,有我在前面堵枪眼呢。保证郑主任安全,是咱的责任,关键时刻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郑主任找我谈话那天,我就曾拍着胸脯对他夸下海口:领导的生命,就是我的生命!说得郑主任很深情地拍拍我肩膀,并回了句至今想起仍热血沸腾的话,好,够哥们儿!听听,“哥们儿”,啥概念?过去,咱在人家郑主任面前,总像矮了几辈,现在终于混到平辈上了,这不全凭人家提携吗?再不把郑主任服务好,怎说得过去,对不起哥们儿啊!
  光说不练假把式,嘴动不如行动。只要有空,我就手拿抹布将那辆“奥迪”擦得纤尘不染,明光锃亮,车身光滑得连苍蝇都不敢落脚,生怕劈了大腿。郑主任见了,总是不留情面地批评我,小刘莫再擦了呀,亮得刺伤人眼睛,可就是你的不是了。听听,这叫冷幽默,明是批评,暗是表扬咱呢。我就诺诺称是是,主任说得对,主任说得对。我的左手说话间已打开了后车门,右手护着郑主任坐进车里,再优雅地一甩手,关了车门。等我打着火,郑主任才告诉我一个要去的地点。我脚下一踩油门,汽车像长了腿的沙发,沿马路不知疲倦地一路狂奔。路上也不能让郑主任干坐,那多没意思,放点音乐调剂调剂,我就把杨钰莹请出来。郑主任特喜欢杨钰莹,说她的歌不仅甜,还有嗲味,听着浑身有被舌舔的感觉,痒酥酥的。杨钰莹一开口,郑主任就眯了眼睛,头靠座椅上,嘴角却是弯弯翘起,一副微笑的表情,俨然是陶醉在美妙的歌声里。郑主任的电话也不甘寂寞,时不时不知深浅地也一展歌喉。这时,我就让杨钰莹先休息一会。后视镜里的郑主任先瞥一眼来电号码,有时立马按下接听键,您好您好……好好好……是是是……行行行……声音柔得不亚于杨钰莹;有时一看那号码,刷就吊下脸子,立马按下拒接健;有时还将电话扣耳朵上,只是听,一句话也不说。偶尔有对方的声音飘进我耳朵,咯咯咯的,清甜清甜,像叮叮咚咚流淌的泉水。直到听得厌了,郑主任才说一句,嗯,就这样吧。对方心领神会,就挂了电话。
  经常和郑主任出去,难免有当天回不来的时候。晚上住宿,一般情况下,都是郑主任单独住一个房间。但也有例外,有次去省城开会,主办方就把我和郑主任安排进了一个房间。因是上级单位办会,郑主任也不好意思搞特殊单开房。吃过晚饭,郑主任说你先回房间休息吧,我还有应酬。我持房卡上电梯找到382房间。屋子朝西,两张床,挨门的那张床自然是我的了,因另一张床临窗,床边还有沙发和办公桌,位置好,自然得留给郑主任睡。我先用电水壶烧了壶水给郑主任备下,就靠在床上看电视,可能是开一下午车过于疲劳的缘故,不知何时竟睡着了。梦乡里,朦朦胧胧,被一阵说话声惊醒,睁开睡眼,屋里黑漆漆,静悄悄,只听到郑主任的鼻息声。以为撒臆症,闭眼又睡。这时,郑主任说话了,甜甜……宝贝,我亲一口嘛……看来郑主任是跌入温柔乡里。这可把我吓坏了,保持着侧卧的姿势,丝毫不敢动弹,生怕弄出响动。惊了郑主任美梦事小,若知道我听了他说的梦话,那事儿可就大了,自己的前途和命运都在人家手心攥着,朝咱吹口气,都能吹得浑身错骨缝。偏在这时,一股气体许是嫌憋闷,愣是不想在肚里呆了,拧着滚儿地要出去。我越绷着劲儿阻拦,它越拼命往外挤,结果一不留神,还是让它溜了。出门时,对我老大不满意,抗议似的嘣地给我来了一炮,震得床铺直晃悠。糟了,这大动静,肯定把郑主任震醒了。我眼睁睁见床上那团黑影动了一下。吓得我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假寐静观。谁料,那团黑影嘻嘻嘻地笑起来。我骤然有股阴风袭骨的感觉,浑身汗毛悚然而立。都怪我肚里这股气体冲击力太大,搅扰了郑主任美梦。还是先道个歉吧,做个检讨,认个错,主动总比被动好。正要开口,谁知郑主任先说话了,你的嗓音真好……我喜欢……你哪儿我都喜欢,早晚把我那黄脸婆休了……甜甜,我向你保证……
  谢天谢地,好在郑主任还沉浸在甜美的梦里,我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但立刻又担心起来,他若真像梦里说的那样,让原装的老婆下岗,必定又是一场人间悲剧。我见过他老婆,那女人,一颦一笑,每道皱纹里都匿藏着真诚和善良,一看就是个良家妇女。当然,要是论年轻和相貌,那肯定无法和甜甜相比。甜甜是单位里公认的美人儿,别说他老婆,就是和当红的明星比,甜甜也毫不逊色。看甜甜那对晶亮的明眸,被一弯细眉呵护着,像一撮翠茵的丰草,拱围着一泓碧潭。瞧人时,那对睫毛似蝴蝶翅膀一扑闪,一束眸光,携着电流就落在你身上,你的心立刻麻酥酥一颤,周身的血液也像煮开的水,沸腾起来,燥得你立马想跳进那汪潭水里沐浴一番。平时甜甜还爱穿一件葱心绿真丝小袄,翠得扎眼,走起路来,飘逸如一缕清风。那婀娜的姿态,让人联想起塘畔岸柳垂拂于水面摇曳的枝条。若从背后看,甜甜更是美丽动人,一缕秀发,瀑布似的泼洒下来,流泻在平滑的香肩上;肩下是两只嫩白的胳膊,活像两节鲜藕,一掐一泡水;那脊背从肩胛处开始弯曲,缓缓而下,及至圆润微翘的臀尖,形成一个弯弯的弧。那可是个男人们垂涎欲靠的港湾呐。据说,在郑主任提携甜甜升任主管会计时,他的坚船利炮就已经挺进那港湾里。甜甜这颗含露的樱桃入了郑主任的口,别的男人看着只有干瞪眼,光剩下眼馋的份了。有时班上几个女人也私下议论,啧啧,看看甜甜那小腰儿细的,一把都能握得过来,再看看郑主任那虎背熊腰的块头,真担心他使大了劲,把甜甜的腰搂断了……接着,都捂起嘴,哧哧哧地笑出泪来。尽管背地里她们骂甜甜是骚货,狐狸精,可当面见了甜甜,个个又都热乎得像见了久别的亲人,呦,甜甜,你天生就是衣服架儿,什么服装穿你身上,立马显得又高贵又漂亮,你要是不去当模特,生生糟践了这副身架儿!说得甜甜朱唇微启,露出一嘴含香的石榴。
  郑主任的梦话勾起我许多遐想,睡意早已被驱赶得无影无踪,弄得我半宿没睡好觉,头晕晕沉沉,散了黄似的。郑主任一睁眼,打个哈欠,伸了伸胳膊,问我昨晚睡得咋样?我说挺好的。郑主任说我这人睡觉有个毛病,爱说梦话,昨晚是不是也说梦话了?听听,套我不是?我摇摇头,没听着。我说我睡觉特死,夜里呱啦呱啦打雷都惊不醒。伴君如伴虎,天机不可泄露呀,若实心葫芦,实话实说了,那还了得!
  郑主任嗯了一声说,我就喜欢这样的,吃能吃,睡能睡,干还能干。不过,今天你得要辛苦点,上午开完会,咱急着还得赶回去,明天我还有个重要会,是廉政教育的。说开一天,估计下午四点来钟也就散了,你记着去玉泉宾馆接我。
  玉泉宾馆坐落在玉泉湖中央的仙人岛上。仙人岛四面环水,一弯拱桥凌空飞架,像一条连着仙人岛的脐带。岛上林木葱茏,鸟语花香,映衬着古朴典雅的琼楼玉宇,似人间仙境。
  下午刚过三点,我就到了玉泉宾馆。找个车位把车停好,静待郑主任上车。干开车这行,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等人的安闲,要心清气静有耐心,不论等多久,也不能去催叫,领导迟到定有迟到的理由。
  我靠在车座上,透过林荫小径的缝隙,眺望山色湖光。湖面上一只只海鸥低空飞翔,总是急急地飞来,又急急地飞去,哪有浮游在水面那对白鹅悠闲,它们不仅披一身漂亮的羽毛,还怀有一腔浪漫的情怀,两个形影相吊,相伴相随,须臾不离。时而为对方梳理一下羽毛,时而交颈私语;一会儿没入水底,片刻,又同时浮出水面。这样默契而亲密,简直让我心生妒忌,心想,我媳妇要有这般柔情该多好。可惜,她不像只鹅,倒像只鸭,整天就会冲我嘎嘎嘎地乱叫。
  约过了半小时,我觉小腹胀满,急需开闸放水,就溜下车,进宾馆找地方解决难题。常和领导出去,也算见过世面,可进了宾馆大厅,还是被富丽堂皇的气势弄得头发晕,一时难辨东西,问了服务员才找到洗手间。进去后痛快淋漓地泻下一池黄汤,怕郑主任散会等我,一勒腰带,紧着赶回。走在走廊猩红的地毯上,如踩云踏絮,软绵绵,没一丝声。突然,这静谧被房间里传出的怪叫声打破,我心一紧,脚步便被吸住。这声音真是太特别了,似哭又笑,似笑又哭,时而高亢,时而低沉,忽而像被涌上浪尖,忽而又似抛入谷底,娇声嗲气,轻哼浅吟,若不是女人飘在云端里,恐怕是发不出这般美妙的天籁之音。我敢断定,当红歌星中,没一位能唱到这般酥骨噬髓的程度。一个男人还吭哧嗨哟地为她打着节拍。我立马有股妒火攻上心头,恨不得冲那房门狠狠踹上一脚。可我立刻又打消念头,心想还是莫惹事吧,来这里消费的,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拔根汗毛或许都比咱腰粗。但我那不争气的家伙,硬挺挺地不服气,把个裤裆支得像撑开的伞,要不是有拉链阻拦,非从前开门钻出来决一雌雄不可。我怕人见了笑话,手插进裤兜,强制性地把那家伙按倒。那家伙委屈得竟像似哭了,流了我一手鼻涕。
  又过了个把钟头,郑主任才从宾馆出来,走路摇摇晃晃,一脸的疲倦。也是,开了一天会,真是够辛苦的。见我就问,等急了吧?我说不急。他边上车边说,今天这会开的,虽长点,也值,收获挺大,领导讲得很有水平,深入浅出,都是精华啊......走,回家!
  出宾馆不远,我从后视镜里再看郑主任,他已经睡着了,时而还牵动一下嘴角笑笑。不会是又梦到甜甜了吧?好在他没有说梦话。进了他家小区,才醒来,揉揉睡眼说,哦,车开得好快。未等我把车停稳,他就夹起包下了车。走到楼口防盗门前,手插进裤兜,却愣住了,急转身,朝我招招手。我忙跳下车,问,郑主任,还有事?郑主任说,看我这脑子,今天犯浑了,中午休息时,开了个房间,这不,来时竟忘了退房结算。你辛苦再跑一趟,给我把房退了。随手将房卡递给我。二话没说,我又返回玉泉宾馆。
  查完房,前台女服务员笑盈盈地说,先生,交三百八十元。
  三百八?我不解。冲着墙上价目表说,你们明明标得三百六嘛!
  女服务员眼神怪怪地瞧我一眼,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儿,提示说,你是不是还用了房间里一件商品?
  我说没有啊。郑主任没交代,我怎么能随便承认呢。
  女服务员又看一下登记记录,肯定地说,你住108房间没错的,是不是忘了?再想想。
  一提房间号,我头嗡的一下就大了。没错,我听到的那女人怪叫声,就是从108房间传出来的,当时我还特意瞧了瞧那房间号码。噢,里面的房客,无疑是郑主任了。从女服务员那略显尴尬的表情里,我已猜出郑主任从客房里动用了件什么商品,顿时有种被人扒光衣服的感觉,羞得我立刻想逃离此地,忙从衣兜掏出四张大票,甩过去说,都开在发票里。
  对不起先生,其中二十元是特殊商品费,有规定,不能开发票的。
  不给开就报不了销。这事整的,丢人不说,还得搭钱。我总不能回去和郑主任要这钱吧?哑巴吃黄连,有苦只好吞肚里了。不过这玩意儿也太贵了,一个计生办你不要还硬往手里塞的东西,在这里一个竟收二十元,真是黑死人!好在女服务员为我留足面子,未说这特殊商品是啥东西,但她心里肯定想我在这没干什么好事。说来归去,这都怪那个为郑主任服务的小姐,自己出来工作,咋不带好工具呢,害得我掏钱给买,说起来,这叫怎么一回事呀!
  第二天早晨一上班,我就拿着宾馆发票找郑主任签字报销。敲开房门,却发现他办公室换了位新主人。咦?乖乖,郑主任去了哪里?满腹疑惑的我预感不妙,急忙给他手机打电话,耳边听到的回声却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3-22
在线时间
2228 小时
威望
1144
金钱
3938
注册时间
2012-4-19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783
主题
245
精华
23
积分
1144
UID
116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8-1-20 06:19:24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期待更多精彩

点评

农民老哥  这里星光灿烂,已感受到老师们的热情,谢谢秋觅老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0 10:02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最后登录
2019-3-22
在线时间
1374 小时
威望
135
金钱
4125
注册时间
2015-10-9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936
主题
71
精华
23
积分
135
UID
25150
发表于 2018-1-20 07:57:29 |显示全部楼层
叙述语言很有特色,欣赏了。如果语言中更多地地方味,就会更好。先高亮荐读吧。

点评

农民老哥  谢谢海上清风老师鼓励!问好并顺致冬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0 10:07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1-20 10:02:56 |显示全部楼层
秋觅 发表于 2018-1-20 06:19
欢迎新朋友,期待更多精彩

这里星光灿烂,已感受到老师们的热情,谢谢秋觅老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1-20 10:07:00 |显示全部楼层
海上清风 发表于 2018-1-20 07:57
叙述语言很有特色,欣赏了。如果语言中更多地地方味,就会更好。先高亮荐读吧。

谢谢海上清风老师鼓励!问好并顺致冬安!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3-21
在线时间
4636 小时
威望
8968
金钱
7511
注册时间
2012-3-16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2781
主题
408
精华
3
积分
8968
UID
2
发表于 2018-1-21 15:04:04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这小刘有点大智若愚。
这主任也作得差不多了。

点评

农民老哥  谢谢老师赏评!真诚祝愿星光网和《华东文学》越办越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22 08:29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1-22 08:29:02 |显示全部楼层
ruogu 发表于 2018-1-21 15:04
感觉这小刘有点大智若愚。
这主任也作得差不多了。

谢谢老师赏评!真诚祝愿星光网和《华东文学》越办越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1-21
在线时间
1302 小时
威望
900
金钱
6605
注册时间
2014-12-14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3953
主题
146
精华
71
积分
903
UID
23351
发表于 2018-3-12 21:13:52 |显示全部楼层
当下性作品,批判性呼之欲出,语言富有特色,畅快有味,耐读。
加精推荐。

点评

农民老哥  感谢朱老师抬爱与鼓励! 顺致笔健安康!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3-13 13:1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3-13 13:10:44 |显示全部楼层
山地 发表于 2018-3-12 21:13
当下性作品,批判性呼之欲出,语言富有特色,畅快有味,耐读。
加精推荐。

感谢朱老师抬爱与鼓励!
顺致笔健安康!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3-16 11:34:05 |显示全部楼层
特殊商品
刘志波
      
      早起一上班,郑主任就打来电话,小刘吧?到我办公室来。没等我反应过来,电话就挂了。听着话筒里嘟嘟的声音,我整个身子都僵了……找我?郑主任找我?自从我来车班,到现在都快一年了,可以说,郑主任都没拿眼夹过我。今儿这是怎么了?不敢怠慢,我连蹿带跳地急慌慌登上三楼,到了郑主任门前,长舒一口气,平抑一下慌乱的心绪,诚惶诚恐地伸出手敲了三下。立刻传来郑主任“请进”的回声。见了我,郑主任少有的热情,拿起桌上的“中华”递过来。我摆摆手,借故嗓子痛,婉拒了。在领导面前,我可不敢放肆。郑主任胳膊一弯,烟卷插嘴里。我忙掏出打火机,拇指一按,啪地一声,一股蓝火窜了出来。随即,一串烟圈,像团谜一样悬在半空。
  叫了声小刘啊,见我还站着,郑主任手腕向下抖抖,说,想交给你项新工作。你知道,老高这次病得不轻,好后也无法再开车了。我考虑再三,想让你接替他,你看有啥意见吗?
  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单位里谁都知道老高是个啥角色,虽然他只是个给郑主任开车的司机,可在人们眼里,上上下下,除了郑主任,谁不敬他几分?我平时都是高兄长高兄短地仰着他下颏儿说话,生怕他看着不顺眼,在郑主任面前奏我一本,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其他的好处嘛,嘿嘿,咱就不说了。和郑主任非亲带故,把这么好的一份美差赏给我,你说这不是跌跤捡钱包嘛!
  下班回到家,把这消息和媳妇一说,媳妇的嘴张得像浮在水面缺氧的鱼,愣了半天才回过神,一努嘴儿,在我脸上印了个戳。这待遇可是久违了。特别是这两年,媳妇的脸动不动下巴上坠个秤砣,像欠了她几百吊。晚上睡觉也添了毛病,竟改了裸睡的习惯,换上一身睡衣,装得像个圣女,往往是钻进被窝,蒙头就睡。有时我心里有想法了,忍不住把手探过去。她一撩被子,噌地坐起,瞪着凤眼,半讽半嘲地说,别的本事没见你长,这方面你到积极肯干挺有进步。一句话噎得我哏喽哏喽无言以对,一下子像个泄了气的皮球,浑身软塌塌的,再没了那份情趣。
  今天媳妇像换了个人,说话柔得像汪水,嗲声嗲气地冲我说,真是天地轮回转耶,咱终于也翻身奴奴把歌唱了。你以后走路可不要再耷拉着脑袋,蔫巴茄子似的,一点精神都没有;要挺胸仰头,雄赳赳气昂昂才是。说着给我做起示范,地上走了两步,两个奶子千斤顶似的硬挺挺支楞着。然后又嘱咐我,你可得把握好这次机会,你没看好多给领导开车的司机,开着开着,就多出个帽翅来,得到的实惠,那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最次还弄肚子好杂水呢。要想得领导赏识,主要是你得会来事儿,既要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又要做到不该知的莫打听,不该看的闭眼睛。你没听人说呀,领导夹菜你莫转桌,领导的小姘你莫乱摸。说到这,媳妇眨眨眼,问,哎,你说,你敢保证不摸领导的小姘?
  我说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到时候我给人家溜须还怕溜不好呢,还敢摸人家小姘?
  媳妇薄唇一努,嗯,难说。你们男人那些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上来劲儿,就怕老大管不了老二。不过,我可要告诉你,你要在外面真干那事,回来我非把你那作案工具割下来喂狗不可!她挥手一劈,狠巴巴地做了个刀切香肠的动作。
  算你狠!我说,不过到时候倒霉的不还是你嘛,那可是你的专用工具,没了它,你不是等于守活寡?
  哼!你真是小看人了。媳妇一撇嘴说,兴你们男人在外面沾花惹草,就不兴我们在家偷情养汉子?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一划拉一箩筐。
  我对媳妇的话很是吃惊,心想一个众人面前看着纯得像水似的人,怎说出这种话来?言为心声啊!这一刻,我脑子里立马得出一条结论:好色不是男人的专利,女人同样好色。我说想不到你还是个色女,我真是服了你了!
  从此,我真正过上了一顿饭一只羊,屁股坐着一栋房的生活。每次出去,郑主任都坐我身后,常人都懂,那座位最安全,遇有险情,有我在前面堵枪眼呢。保证郑主任安全,是咱的责任,关键时刻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郑主任找我谈话那天,我就曾拍着胸脯对他夸下海口:领导的生命,就是我的生命!说得郑主任很深情地拍拍我肩膀,并回了句至今想起仍热血沸腾的话,好,够哥们儿!听听,“哥们儿”,啥概念?过去,咱在人家郑主任面前,总像矮了几辈,现在终于混到平辈上了,这不全凭人家提携吗?再不把郑主任服务好,怎说得过去,对不起哥们儿啊!
  光说不练假把式,嘴动不如行动。只要有空,我就手拿抹布将那辆“奥迪”擦得纤尘不染,明光锃亮,车身光滑得连苍蝇都不敢落脚,生怕劈了大腿。郑主任见了,总是不留情面地批评我,小刘莫再擦了呀,亮得刺伤人眼睛,可就是你的不是了。听听,这叫冷幽默,明是批评,暗是表扬咱呢。我就诺诺称是是,主任说得对,主任说得对。我的左手说话间已打开了后车门,右手护着郑主任坐进车里,再优雅地一甩手,关了车门。等我打着火,郑主任才告诉我一个要去的地点。我脚下一踩油门,汽车像长了腿的沙发,沿马路不知疲倦地一路狂奔。路上也不能让郑主任干坐,那多没意思,放点音乐调剂调剂,我就把杨钰莹请出来。郑主任特喜欢杨钰莹,说她的歌不仅甜,还有嗲味,听着浑身有被舌舔的感觉,痒酥酥的。杨钰莹一开口,郑主任就眯了眼睛,头靠座椅上,嘴角却是弯弯翘起,一副微笑的表情,俨然是陶醉在美妙的歌声里。郑主任的电话也不甘寂寞,时不时不知深浅地也一展歌喉。这时,我就让杨钰莹先休息一会。后视镜里的郑主任先瞥一眼来电号码,有时立马按下接听键,您好您好……好好好……是是是……行行行……声音柔得不亚于杨钰莹;有时一看那号码,刷就吊下脸子,立马按下拒接健;有时还将电话扣耳朵上,只是听,一句话也不说。偶尔有对方的声音飘进我耳朵,咯咯咯的,清甜清甜,像叮叮咚咚流淌的泉水。直到听得厌了,郑主任才说一句,嗯,就这样吧。对方心领神会,就挂了电话。
  经常和郑主任出去,难免有当天回不来的时候。晚上住宿,一般情况下,都是郑主任单独住一个房间。但也有例外,有次去省城开会,主办方就把我和郑主任安排进了一个房间。因是上级单位办会,郑主任也不好意思搞特殊单开房。吃过晚饭,郑主任说你先回房间休息吧,我还有应酬。我持房卡上电梯找到382房间。屋子朝西,两张床,挨门的那张床自然是我的了,因另一张床临窗,床边还有沙发和办公桌,位置好,自然得留给郑主任睡。我先用电水壶烧了壶水给郑主任备下,就靠在床上看电视,可能是开一下午车过于疲劳的缘故,不知何时竟睡着了。梦乡里,朦朦胧胧,被一阵说话声惊醒,睁开睡眼,屋里黑漆漆,静悄悄,只听到郑主任的鼻息声。以为撒臆症,闭眼又睡。这时,郑主任说话了,甜甜……宝贝,我亲一口嘛……看来郑主任是跌入温柔乡里。这可把我吓坏了,保持着侧卧的姿势,丝毫不敢动弹,生怕弄出响动。惊了郑主任美梦事小,若知道我听了他说的梦话,那事儿可就大了,自己的前途和命运都在人家手心攥着,朝咱吹口气,都能吹得浑身错骨缝。偏在这时,一股气体许是嫌憋闷,愣是不想在肚里呆了,拧着滚儿地要出去。我越绷着劲儿阻拦,它越拼命往外挤,结果一不留神,还是让它溜了。出门时,对我老大不满意,抗议似的嘣地给我来了一炮,震得床铺直晃悠。糟了,这大动静,肯定把郑主任震醒了。我眼睁睁见床上那团黑影动了一下。吓得我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假寐静观。谁料,那团黑影嘻嘻嘻地笑起来。我骤然有股阴风袭骨的感觉,浑身汗毛悚然而立。都怪我肚里这股气体冲击力太大,搅扰了郑主任美梦。还是先道个歉吧,做个检讨,认个错,主动总比被动好。正要开口,谁知郑主任先说话了,你的嗓音真好……我喜欢……你哪儿我都喜欢,早晚把我那黄脸婆休了……甜甜,我向你保证……
  谢天谢地,好在郑主任还沉浸在甜美的梦里,我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但立刻又担心起来,他若真像梦里说的那样,让原装的老婆下岗,必定又是一场人间悲剧。我见过他老婆,那女人,一颦一笑,每道皱纹里都匿藏着真诚和善良,一看就是个良家妇女。当然,要是论年轻和相貌,那肯定无法和甜甜相比。甜甜是单位里公认的美人儿,别说他老婆,就是和当红的明星比,甜甜也毫不逊色。看甜甜那对晶亮的明眸,被一弯细眉呵护着,像一撮翠茵的丰草,拱围着一泓碧潭。瞧人时,那对睫毛似蝴蝶翅膀一扑闪,一束眸光,携着电流就落在你身上,你的心立刻麻酥酥一颤,周身的血液也像煮开的水,沸腾起来,燥得你立马想跳进那汪潭水里沐浴一番。平时甜甜还爱穿一件葱心绿真丝小袄,翠得扎眼,走起路来,飘逸如一缕清风。那婀娜的姿态,让人联想起塘畔岸柳垂拂于水面摇曳的枝条。若从背后看,甜甜更是美丽动人,一缕秀发,瀑布似的泼洒下来,流泻在平滑的香肩上;肩下是两只嫩白的胳膊,活像两节鲜藕,一掐一泡水;那脊背从肩胛处开始弯曲,缓缓而下,及至圆润微翘的臀尖,形成一个弯弯的弧。那可是个男人们垂涎欲靠的港湾呐。据说,在郑主任提携甜甜升任主管会计时,他的坚船利炮就已经挺进那港湾里。甜甜这颗含露的樱桃入了郑主任的口,别的男人看着只有干瞪眼,光剩下眼馋的份了。有时班上几个女人也私下议论,啧啧,看看甜甜那小腰儿细的,一把都能握得过来,再看看郑主任那虎背熊腰的块头,真担心他使大了劲,把甜甜的腰搂断了……接着,都捂起嘴,哧哧哧地笑出泪来。尽管背地里她们骂甜甜是骚货,狐狸精,可当面见了甜甜,个个又都热乎得像见了久别的亲人,呦,甜甜,你天生就是衣服架儿,什么服装穿你身上,立马显得又高贵又漂亮,你要是不去当模特,生生糟践了这副身架儿!说得甜甜朱唇微启,露出一嘴含香的石榴。
  郑主任的梦话勾起我许多遐想,睡意早已被驱赶得无影无踪,弄得我半宿没睡好觉,头晕晕沉沉,散了黄似的。郑主任一睁眼,打个哈欠,伸了伸胳膊,问我昨晚睡得咋样?我说挺好的。郑主任说我这人睡觉有个毛病,爱说梦话,昨晚是不是也说梦话了?听听,套我不是?我摇摇头,没听着。我说我睡觉特死,夜里呱啦呱啦打雷都惊不醒。伴君如伴虎,天机不可泄露呀,若实心葫芦,实话实说了,那还了得!
  郑主任嗯了一声说,我就喜欢这样的,吃能吃,睡能睡,干还能干。不过,今天你得要辛苦点,上午开完会,咱急着还得赶回去,明天我还有个重要会,是廉政教育的。说开一天,估计下午四点来钟也就散了,你记着去玉泉宾馆接我。
  玉泉宾馆坐落在玉泉湖中央的仙人岛上。仙人岛四面环水,一弯拱桥凌空飞架,像一条连着仙人岛的脐带。岛上林木葱茏,鸟语花香,映衬着古朴典雅的琼楼玉宇,似人间仙境。
  下午刚过三点,我就到了玉泉宾馆。找个车位把车停好,静待郑主任上车。干开车这行,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等人的安闲,要心清气静有耐心,不论等多久,也不能去催叫,领导迟到定有迟到的理由。
  我靠在车座上,透过林荫小径的缝隙,眺望山色湖光。湖面上一只只海鸥低空飞翔,总是急急地飞来,又急急地飞去,哪有浮游在水面那对白鹅悠闲,它们不仅披一身漂亮的羽毛,还怀有一腔浪漫的情怀,两个形影相吊,相伴相随,须臾不离。时而为对方梳理一下羽毛,时而交颈私语;一会儿没入水底,片刻,又同时浮出水面。这样默契而亲密,简直让我心生妒忌,心想,我媳妇要有这般柔情该多好。可惜,她不像只鹅,倒像只鸭,整天就会冲我嘎嘎嘎地乱叫。
  约过了半小时,我觉小腹胀满,急需开闸放水,就溜下车,进宾馆找地方解决难题。常和领导出去,也算见过世面,可进了宾馆大厅,还是被富丽堂皇的气势弄得头发晕,一时难辨东西,问了服务员才找到洗手间。进去后痛快淋漓地泻下一池黄汤,怕郑主任散会等我,一勒腰带,紧着赶回。走在走廊猩红的地毯上,如踩云踏絮,软绵绵,没一丝声。突然,这静谧被房间里传出的怪叫声打破,我心一紧,脚步便被吸住。这声音真是太特别了,似哭又笑,似笑又哭,时而高亢,时而低沉,忽而像被涌上浪尖,忽而又似抛入谷底,娇声嗲气,轻哼浅吟,若不是女人飘在云端里,恐怕是发不出这般美妙的天籁之音。我敢断定,当红歌星中,没一位能唱到这般酥骨噬髓的程度。一个男人还吭哧嗨哟地为她打着节拍。我立马有股妒火攻上心头,恨不得冲那房门狠狠踹上一脚。可我立刻又打消念头,心想还是莫惹事吧,来这里消费的,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拔根汗毛或许都比咱腰粗。但我那不争气的家伙,硬挺挺地不服气,把个裤裆支得像撑开的伞,要不是有拉链阻拦,非从前开门钻出来决一雌雄不可。我怕人见了笑话,手插进裤兜,强制性地把那家伙按倒。那家伙委屈得竟像似哭了,流了我一手鼻涕。
  又过了个把钟头,郑主任才从宾馆出来,走路摇摇晃晃,一脸的疲倦。也是,开了一天会,真是够辛苦的。见我就问,等急了吧?我说不急。他边上车边说,今天这会开的,虽长点,也值,收获挺大,领导讲得很有水平,深入浅出,都是精华啊......走,回家!
  出宾馆不远,我从后视镜里再看郑主任,他已经睡着了,时而还牵动一下嘴角笑笑。不会是又梦到甜甜了吧?好在他没有说梦话。进了他家小区,才醒来,揉揉睡眼说,哦,车开得好快。未等我把车停稳,他就夹起包下了车。走到楼口防盗门前,手插进裤兜,却愣住了,急转身,朝我招招手。我忙跳下车,问,郑主任,还有事?郑主任说,看我这脑子,今天犯浑了,中午休息时,开了个房间,这不,来时竟忘了退房结算。你辛苦再跑一趟,给我把房退了。随手将房卡递给我。二话没说,我又返回玉泉宾馆。
  查完房,前台女服务员笑盈盈地说,先生,交三百八十元。
  三百八?我不解。冲着墙上价目表说,你们明明标得三百六嘛!
  女服务员眼神怪怪地瞧我一眼,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儿,提示说,你是不是还用了房间里一件商品?
  我说没有啊。郑主任没交代,我怎么能随便承认呢。
  女服务员又看一下登记记录,肯定地说,你住108房间没错的,是不是忘了?再想想。
  一提房间号,我头嗡的一下就大了。没错,我听到的那女人怪叫声,就是从108房间传出来的,当时我还特意瞧了瞧那房间号码。噢,里面的房客,无疑是郑主任了。从女服务员那略显尴尬的表情里,我已猜出郑主任从客房里动用了件什么商品,顿时有种被人扒光衣服的感觉,羞得我立刻想逃离此地,忙从衣兜掏出四张大票,甩过去说,都开在发票里。
  对不起先生,其中二十元是特殊商品费,有规定,不能开发票的。
  不给开就报不了销。这事整的,丢人不说,还得搭钱。我总不能回去和郑主任要这钱吧?哑巴吃黄连,有苦只好吞肚里了。不过这玩意儿也太贵了,一个计生办你不要还硬往手里塞的东西,在这里一个竟收二十元,真是黑死人!好在女服务员为我留足面子,未说这特殊商品是啥东西,但她心里肯定想我在这没干什么好事。说来归去,这都怪那个为郑主任服务的小姐,自己出来工作,咋不带好工具呢,害得我掏钱给买,说起来,这叫怎么一回事呀!
  第二天早晨一上班,我就拿着宾馆发票找郑主任签字报销。敲开房门,却发现他办公室换了位新主人。咦?乖乖,郑主任去了哪里?满腹疑惑的我预感不妙,急忙给他手机打电话,耳边听到的回声却是,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通联:刘志波 (河北作协会员、中国电力作协会员)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永外大街优胜美苑5号楼602室
  邮编:100000       
  邮箱:liuzhiboke@163.com
  电话:13582893349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8-12-3
在线时间
153 小时
威望
99
金钱
1698
注册时间
2015-12-29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555
主题
49
精华
12
积分
99
UID
25878
发表于 2018-3-17 10:35:43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很有味道,干净,行文流畅,主题贴近现实。支持精华。

点评

农民老哥  谢谢徐老师鼓励!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3-17 14:2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3-17 14:20:13 |显示全部楼层
徐玉虎 发表于 2018-3-17 10:35
语言很有味道,干净,行文流畅,主题贴近现实。支持精华。

谢谢徐老师鼓励!问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1-21
在线时间
1302 小时
威望
900
金钱
6605
注册时间
2014-12-14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3953
主题
146
精华
71
积分
903
UID
23351
发表于 2018-11-22 22:25:31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作品。

点评

农民老哥  感谢山地老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24 16:13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11-24 16:13:54 |显示全部楼层
山地 发表于 2018-11-22 22:25
不错的作品。

感谢山地老师!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星光文学网 论坛 ( 备案号:鲁ICP备17049029号 )  

GMT+8, 2019-3-25 01:32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