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星光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6|回复: 0

[原创新品] 想说点什么(15) [复制链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3-27
在线时间
384 小时
威望
37
金钱
2252
注册时间
2017-2-20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988
主题
415
精华
3
积分
37
UID
29673
发表于 2018-2-13 18:20: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蓝天剑 于 2018-2-14 16:40 编辑

昨晚又读《红楼梦》,
看前两回意懵懂。
今晨醒来再复读,
太虚幻化犹倥偬。
        小时候听说有《红楼梦》这部小说的起因,是缘于邻村有个衣不遮全下体的青年汉子,到我们庄上讨饭,引得一群半大孩、小小孩随从着观看的一幕。一个夏天的午饭后,人们都热得穿短裤、汗衫了,这汉子还穿着一件黑色破长袖褂子,头发很长,黏粘了、披散着。有一些麦秸碎屑支棱在长发间,前额的长发遮了半个脸庞,眼睛亮晶,却有些呆滞;见了人的眼神只往地上瞅。虽然看上去至少有月半光景没洗过一次的样子,可也能看出他以前是一副黑里通红的、个高人俊的脸堂。浑圆的肩膀上,长袖褂子上的一片一片白霜一样的汗碱印子,和长衫的黑色形成了很大的反差。裤子露着腚,裸露在外的两条腿脏兮兮的,前开门也敞开着气息,一条从脚脖到大腿裂开裤缝的两片布溜子,走起路来呼啦呼啦着晃动。比我大一些的女孩和小媳妇们见了这状,都匆忙间远远地躲一边去了。
        有知道的还说:西北上那个xx村的,上学上得挺好,就因家里成分高,没让上大学,一时想不通,看了《红楼梦》以后就这个样啦。
         “人长得不丑,一个好小伙,可惜了啊。”
         “那《红楼梦》是什么样的书啊?看了还中毒?真要命。”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不知道是他觉得,看他的人奇怪,还是他自己认为他看了,看他的人奇怪。还不时的“嘻嘻”傻笑几声。
        一阵哄笑声之后,他站我家院子里,眼只顾瞅着地上,也不言语。眼神透过遮脸的长发,乜斜着四周看他的那些人。
        我娘支应我去给他拿了两个煎饼,打发他走了。一群小孩一直跟随着他看洋景似的,直到他离开了我们村,去别的村去了.....
        那时,我正在看《武夷山剿匪记》,不知道有《红楼梦》这本书。后来听说是当时圈定的一批禁书。以致后来我看《苦菜花》的时候,还引起一些人的议论。
       少看那些书啊。看了不当饭吃。
       可别像西北上那个xx村的,中了毒不好治的。
        那时候不时兴、也不提倡看有关描写抒情这方面的书。被划为“封资修”一类的书籍都不敢摆在明处,这是七十年代的事情。即使到了八十年代,也还有些不甚开化。我记得我在四平207野战医院休养的那个月里,烦闷了的时候,穿了病号服倚在树荫下,看一本外国军事题材的小说,一个地方上被雇来做清洁工的老娘们见了,还说我:“不好好休息,还看书,呀,外国的。能看懂吗,挺会装呀。” 我把目光移开了书页,望了她一眼,只啊啊着莞尔一笑而已。
        记不得了是在什么时间段里,我也是在遇到了《红楼梦》这本书的那一刻,很是胆胆怯怯的。先是翻了翻又合上,合上了又翻了翻,就恐怕如果看完以后,万一弄得像来我们村的那个人似的咋办?心里面忐忑了好久。后来可能也是因为心里烦闷,抑或掺杂了猎奇心理的缘故,就咬了牙狠下心,一页一页地往下翻页了。表面上是硬了头皮继续往下看着,其实心里总也惴惴不安地犯着疑虑,到底哪儿是有毒的那截子呢,最好别让我赶上了,染了毒素也引发了病症,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边心里思忖着,一边又往下继续翻着页码。关键是还要偷偷地趁没人看见的时候,才去悄悄地去感知千万别染了毒菌的恐惧。就这样心惊肉跳的终于翻完了所有的页码,定了定神,缓缓地叹舒了一口长气。哎,万幸啊,总算没有中毒。否则,让人知道了,会怎么看我,会投来什么样的眼神儿,还能有脸见家里的人吗。在顺利地排除了这一系列的恍惚和疑惑以后。仔细地沉思一下,才知道忙活了半天,关于《红楼梦》的什么子寅卯丑也没弄清楚啊。只记得的几个人物关系也没理清,就记得了一个大门上的“太虚幻境”,还有那想不起来具体内容的楹联言词。这就是我初识《红楼梦》的简短经历。
        后来也是记不得在一个什么时间段里了,又借到了一本《红楼梦》的文言本,身边没有字典,就囫囵吞枣的捋了一遍,因为还有工作的忙碌,生活的奔波;只记住了个别零碎描写,忘记了人物情节。只算是“把此一玩”(书中语),打发流逝时光的消歇。
        昨晚闲了,有意无意的从书架上抽出了《红楼梦》,一看,还是某一年我买的一套“四大名著”绣像本。戴上花镜,沉静地翻开了书页,再没有了以前的恐惧和惶惑了。看到“此开卷第一回也”,什么“甄士隐”、“贾雨村”。“梦”、“幻”等等云云。
        今天一早醒来,又想起了昨晚看了前两个章回没看明白的意思,就起身去翻了开书页仔细了一遍。
        却原来,“原来女娲氏炼石补天之时,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空空道人听如此说,思忖半晌将《石头记》再检阅一遍,”...... “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并题一绝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书中语)
        不管他采用了什么样的写作技法和构思布局,娓娓讲了一个人生起伏跌宕而不是跌宕起伏的故事。总之,曹雪芹是一个伟大的编辑啊。看了前两回,有点累了,又翻了翻这绣像本的目录,全书一百二十章回,而每一章回里,都有两个情节。我就想,难道就这么巧合吗,我又翻看了前一回里的“十二丈”、“二十四丈”、“三万六千五百块”、“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一百二十回”一回中都有两层意思,前后衔联,上下转承,均匀辅墨,首尾照应。虽然我没看过“红学会”的研究资料,但我想这是否意喻了一年十二个月,二十四节气,人活百岁以至于设置“零一”而期望绵延不断的人生故事。   
         “因见上面虽有些指奸责佞贬恶诛邪之语,亦非伤时骂世之旨;及至君仁臣良父慈子孝,凡伦常所关之处,皆是称功颂德,眷眷无穷,实非别书之可比。虽其中大旨谈情,亦不过实录其事,又非假拟妄称,一味淫邀艳约、私订偷盟之可比。因毫不干涉时世,方从头至尾抄录回来,问世传阅。”(书中语)
        从第一回的“甄士隐梦幻识通录,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到第一百二十回的“甄士隐详说太虚情,贾雨村归结红楼梦”。           结尾处却听得:“那空空道人听了,仰天大笑,掷下抄本,飘然而去。一面走着,口中说道:"果然是敷衍荒唐!不但作者不知,抄者不知,并阅者也不知。不过游戏笔墨,陶情适性而已!"(书中语)
        “后人见了这本奇传,亦曾题过四句为作者缘起之言更转一竿头云:说到辛酸处,荒唐愈可悲。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书中语)
        这就是我看《红楼梦》这部世人推崇的、鸿篇巨著的小小过程。掩卷而思,其实,也就是刚刚把书拿在手里,打开了扉页,又看了一眼书后面的“封面设计”一样。有空闲了还要努力挤时间逐句逐字地读上一遍,想必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蓝天剑    2018年2月13日记笔。





王建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星光文学网 论坛 ( 备案号:鲁ICP备17049029号 )  

GMT+8, 2019-6-16 10:47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