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星光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03|回复: 5

判作业--冬日(1481) [复制链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8-11-11
在线时间
6 小时
威望
28
金钱
84
注册时间
2018-4-4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32
主题
6
精华
2
积分
28
UID
33139
发表于 2018-5-1 10:40: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尘散仙 于 2018-5-1 12:47 编辑

                   冬日(1481)
                  文\佟掌柜
    冬日。三九。久不见落雪。枯树的树干一块一块图案不等的龟裂,爬满篱笆的蔷薇,叶子像耄耋老人的手,在寒风中瑟瑟地抖着。天不见蓝色,密密麻麻的寒鸦低徊鸣叫,土地的黄混混沌沌。

  冬日,三九。久不见落雪。枯树的树干一块一块图案不等的龟裂,爬满篱笆的蔷薇,叶子像耄耋老人的手,在寒冷中瑟缩。土地的黄混混沌沌,天不见了蓝色,时有寒鸦低徊鸣叫。

    屋子里的炉火很旺,一只土狗在炉子边倦倦地舔着脚趾上的毛,眼睛还不时盯一眼倚在床头看书的男人。男人很专注,似乎那书里有他的爱人。离床不远是一张很大的书桌,桌上摆满了摊开的书,年轻的女人专注地写着什么,笔端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炉火很旺,一只土狗倦倦地舔着脚趾上的毛,眼睛不时瞥一眼倚在床头看书的男人。男人神情专注,似乎书页里有他的爱人。离床不远有一张很大的书桌,桌上摆满了摊开的书,年轻的女人专注地写着什么,笔端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男人似乎倦了,抬起头看向女人。女人在温暖的炉火下面色微红,时而蹙起黛眉、时而咬住笔尖的模样,让男人心里一颤。他将一片枯叶夹在书中,往炉子里填了些屋角堆放的干禾,走到女人身后。

    男人的眼睛离开了书本,移到女人身上。女人面色微红,时而蹙起黛眉,时而咬住笔尖的模样,拨动着男人的心弦。他将一片枯叶夹在书中,起身往炉子里填了些柴禾,炉火更加旺了,映衬着女人愈加绯红的面色。



    女人浑然未觉,依然沉浸在密密麻麻的注解中。
    男人伸出手,想帮女人整理散落在两腮的发丝,停在半空几秒又缩了回去。


  女人依旧沉浸在密密麻麻的注解中,浑然不知男人已轻轻拉近了与自己的距离,也不知自己散落在两腮的发丝已经撩拨了另一颗灵魂,更不知有一双手曾经伸过来,又莫名地缩了回去。

    土狗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男人,那眼神是戒备而又友善的。
    男人回到床边,正想坐下,女人抬起头。
    “先生,您对明神宗怎么看?”


  炉火发出哔啵声,一个小火花轻微绽开,炉边的土狗低低呜咽了一声,似是不满火花的惊扰,也似是在提醒男人--男人回到了床边,与土狗交换了一个微妙的目光,似乎示意他刚才并没有走错路线。女人恰在这时候抬起了头,“先生,您对明神宗怎么看?”


    男人被女人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一怔,思索片刻言道:“万历前期,神宗在张居正辅佐下能励精图治,力求节俭,可谓是勤勉的明君,后来对张居正的清算有失弟子之礼,不可谓不狠毒,后期更是三十年不理朝政,实不能算个好皇帝……”   
    男人看着女人那双似会说话的眼睛,说着说着竟走了神。


  男人一怔,勉强回过神来,又自失地一笑,言道:“万历前期,神宗在张居正辅佐下能励精图治,力求节俭,可谓是勤勉的明君;后来对张居正的清算有失弟子之礼,不可谓不狠毒;后期更是三十年不理朝政,实不能算个好皇帝……”   
    女人静静地听着,不经意地把散乱的发丝撩倒耳后。男人一下子便讷了口,喉结动了一下,凝神地看着女人的动作。



    女人红了脸,目光不敢看向男人,手指轻轻在书页上划来划去。
    “弟子对他倒是有和先生不同的理解呢。”
    男人一怔,笑了,“你且说来听听。”


  女人把目光移向书本,手指在书页上轻轻地划来划去,“弟……弟子对他倒是有……和先生不同的理解呢。”
    男人温和地笑了,“你且说来听听。”




    女人小心地瞟了男人一眼,垂下头,嗫嚅道:“这几天学生一直研读流传下来的史料,有几点百思不得解。试问,所谓三十年不理朝政,那么万历年间三大战役如何能胜利?《金瓶梅》的诞生和万历朝思想解放有没有关系?殿试上他出题无为而治何解?据明神宗实录记载,神宗说,‘钱粮拖欠,原非小民,尽是势豪奸滑影射侵欺,以致亏损常赋’。以此洞若灯火的眼光,实难想象他是昏庸之人。”


  女人小心地瞟了男人一眼,又垂下头,“这几天学生一直研读流传下来的史料,有几点百思不得解。试问,所谓三十年不理朝政,那么万历年间三大战役如何能胜利?《金瓶梅》的诞生和万历朝思想解放有没有关系?殿试上他出题无为而治何解?据明神宗实录记载,神宗说,‘钱粮拖欠,原非小民,尽是势豪奸滑影射侵欺,以致亏损常赋’。以此洞若烛火的眼光,实难想象他是昏庸之人。”




    女人声音很低,但声音背后显示出的疑问,却有着明显的倾向性。男人心中不禁一动,六年前一脸纯真让人不忍拒绝拜师的小丫头长大了!他的内心竟有些分不清是高兴还是唏嘘。
    女人看着男人,期待睿智的先生能回答内心的疑问。




  女人声音很低,但发出的疑问却有着明显的倾向性。男人心中不禁一动,六年前一脸纯真让人不忍拒绝拜师的小丫头长大了!
    女人看着男人,期待睿智的先生能回答内心的疑问。





    男人沉默着,眼前竟无端地浮现出另外两个男人的面庞,那是两张洋溢着青春和热情的面庞。
    女人不知男人心里在想什么,有些害怕,怀疑自己因无知说错了话,引起了先生的不满。
    炉子边的土狗看着突然不说话的两个人有些犹疑,站起身晃着小尾巴来到女人的脚下,用它的头在裤管上蹭。女人蹲下身,起伏的曲线更显玲珑,男人突然想到神宗一生爱的郑妃,那个不把神宗当皇帝而是当男人的女人。


  
  男人沉默着,眼前竟无端地浮现出另外两个男人的面庞,那是两张洋溢着青春和热情的面庞。
    女人不知男人心里在想什么,有些遑然,怀疑自己冒昧说错了话,引起了先生的不满。
    炉子边的土狗打破了凝滞的空气,站起身摇着小尾巴来到女人的脚下,用它的头在裤管上蹭。女人蹲下身摸了摸它的脑袋,起伏之间曲线更显玲珑。男人的脑子里蓦然闪过--神宗一生钟爱的郑妃--那个不把神宗当皇帝而是当男人的女人。








    男人也蹲下身去,他的脸与她的脸一纸之隔。
    女人似乎感到男人的异样,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红晕更加浓烈。她不敢抬头看视如父亲的先生,那些无数和先生有关的梦境是她的秘密,在无人的时候,任由她独自一遍遍回味。
    如今这梦境莫非成了真?
    男人听到女人似娇喘般急促的呼吸声,像一只敲动心灵的鼓槌。他伸出右手,将女人搂进怀中。
    那两个男人的面庞淡去了,曾留在他身体里的、女人的印记也淡去了,天地间只有一对贴在一起跳动的心脏。


   男人也蹲下身去,他与她的面孔只有一纸之隔。
    女人感觉到了男人的异常的心跳,她的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红晕更加浓烈。她不敢抬头看视如父亲的先生,那些无数和先生有关的梦境是她的秘密,只能在无人的时候,任由她独自一遍遍缱绻回味,却从未敢想过,梦境能成真。
    女人似娇喘般急促的呼吸声,像一只敲动心灵的鼓槌。催促着男人伸出右臂,将女人揽进怀中。
    那两个男人的面庞淡去了,曾留在他身体里的女人的印记也淡去了,天地间只有一对贴在一起跳动的心脏。



     女人在男人怀里、在那双充满旋律的手爱抚下眩晕起来。她不知为什么控制不了自己的泪水,泪水湿了她的衣裳,也湿了男人的衣裳,她紧闭着眼睛,轻轻地不知为何地呼唤了声:妈妈……
    男人惊呆了。
    屋子里突然没了温度,土狗卷缩在炉子边,用余温暖着身体。男人轻轻用手指揩去女人的泪珠,世界如同静止一般。女人睁开眼睛,泪珠后是一抹宁静清亮的蓝。她再次将头倚在男人的肩胛上,身体仿佛鹅毛般轻。
    土狗呜呜地叫了两声,男人回过头,一束火光从已暗了的炉眼中窜了出来。枯树上栖息的两只寒鸦此刻已不知去向。




  女人在男人怀里、在那双充满旋律的手掌爱抚下眩晕起来。泪水汨汨流出,濡湿了她的衣裳,也濡湿了男人的衣裳,她紧闭着眼睛,轻轻地不知为何地呼唤了声:妈妈……
    男人惊呆了。
    屋子里的温度冷却了下来,土狗蜷缩在炉子边,用余温暖着身体。男人用手指揩去女人的泪珠,也扯断了两人眼中的丝线。北风不再呼啸,世界静止了。女人睁开眼睛,眼眸里闪现着一抹宁静清亮的蓝。她再次将头倚在男人的肩胛上,身体仿佛鹅毛般纤弱。
    土狗呜呜地哼了两声,一束火光从已暗了的炉眼中乍闪即逝,枯树上栖息的两只寒鸦此刻已不知去向,似乎有雪飘下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9-2-13
在线时间
353 小时
威望
940
金钱
2158
注册时间
2012-6-6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1324
主题
252
精华
24
积分
940
UID
736

论坛新星

发表于 2018-5-1 11:38:30 |显示全部楼层
评价:一文不值
理由一:想用细节描写来突显人物内心,但笔力不够,痕迹太露。
理由二:写小说是给别人看的,不是给自己看的。男人沉默着,眼前竟无端地浮现出另外两个男人的面庞,那是两张洋溢着青春和热情的面庞。--这句与全文上下不搭,根本就不挨着,也不懂是什么意思。

轻轻地不知为何地呼唤了声:妈妈……挺暧昧的事,让这声妈妈给搅了,她为什么这么喊啊,这都成人了,都有想法了,都梦着先生了,这时候能喊出这样的话吗?

理由三:不现实的理想主义者,写的东西也是极不现实的。

点评

佟掌柜  谢谢,准确用词,学习了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 12:04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8-11-11
在线时间
6 小时
威望
28
金钱
84
注册时间
2018-4-4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32
主题
6
精华
2
积分
28
UID
33139
发表于 2018-5-1 12:04:10 |显示全部楼层
红尘散仙 发表于 2018-5-1 11:38
评价:一文不值
理由一:想用细节描写来突显人物内心,但笔力不够,痕迹太露。
理由二:写小说是给别人看 ...

谢谢,准确用词,学习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9-3-5
在线时间
1206 小时
威望
2102
金钱
3209
注册时间
2012-3-18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3171
主题
159
精华
11
积分
2102
UID
11
发表于 2018-5-1 13:31:43 |显示全部楼层
叶子像耄耋老人的手,在寒风中瑟瑟地抖着。

这个比喻太垃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9-3-5
在线时间
1206 小时
威望
2102
金钱
3209
注册时间
2012-3-18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3171
主题
159
精华
11
积分
2102
UID
11
发表于 2018-5-1 13:33:13 |显示全部楼层
 女人把目光移向书本,手指在书页上轻轻地划来划去,“弟……弟子对他倒是有……和先生不同的理解呢。”
    男人温和地笑了,“你且说来听听。”




屋里就两个人       这对话        要吐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9-3-5
在线时间
1206 小时
威望
2102
金钱
3209
注册时间
2012-3-18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3171
主题
159
精华
11
积分
2102
UID
11
发表于 2018-5-1 13:34:55 |显示全部楼层
丫的越改越烂。
根本没改到正点子上。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星光文学网 论坛 ( 备案号:鲁ICP备17049029号 )  

GMT+8, 2019-3-24 12:58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