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星光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07|回复: 10

[短篇小说] 盼那一缕阳光 [复制链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10-31 15:20: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农民老哥 于 2018-11-6 18:17 编辑

                                                                              盼那一缕阳光
                                                                                    刘志波
  老爸下葬后第二天晚上,就托梦给我说,儿啊,你给我买的那是啥房子?前面正好堵一座假山,上面还住着户人家,不仅盖了座高大的房子,还修了个凉亭,像把巨伞正好将我屋子遮住,照不见一丝阳光。你知道,老爸活着的时候,就盼着住间向阳的房子,可从阳间盼到阴间,也没住上。唉,我这命咋就这么不济?
  听了这话,我心都快碎了。老爸说的不假,他特喜爱向阳的房子,可我们家就一套两居室,早年老爸住阳面那间大屋子,等我娶妻得子,那间阳面房就让我们住了,他就住进了那间阴暗潮湿的小北屋。我曾提出和他换过来住,他说换啥?你们三口住那一间也够挤的了,再说,孩子不是更需要照照太阳?从那时我就发誓攒钱买房,买套全阳面宽敞明亮的大房子,给老爸住。可没等钱攒够,老爸就病了,这一病就是几年,原有的积蓄花个精光不说,最后还是没救活老爸这条命。等到给老爸买墓地时,因手头拮据,贵的买不起,只好买了这块假山脚下照不见阳光的特价墓。想想,心里酸楚楚的,真是对不住老爸。
  我忙给老爸陪不是,我说老爸,是儿不孝,爸在世时儿没能让老爸住上好房子,去世后还让老爸住那样没阳光的房子,实在委屈了老爸。不过请老爸放心,等我条件好些,一定给老爸换套向阳的好房子。
  老爸说,你有这片孝心,我就知足了,老爸不怪你,知道你条件不好,两口子挣钱不多,还养个孩子。眼看孩子上学,又得一笔不小的花费。老爸就在这凑合着住吧,挺好的,挺好的。说着,还安抚似的拍了拍我肩膀。这一拍,竟把我拍醒了。
  媳妇起来解手,开开灯,见我瞪乎着眼儿,便问,大半夜的,你咋还不睡,撒啥癔症?我说刚醒,梦见老爸了。媳妇似有先见之明,“哦”一声,说,是不是给你托梦来了,爸在那边可好?我说不好。我就将梦里老爸说的话,说给了媳妇。媳妇没吱声,只是叹气,唉了一声又一声。最后忍不住还是开了腔:这能怪谁?怪自己没本事呗,要是能挣来钱,日子能过到这份上?连块向阳的墓地都买不起。我说,谁能想到阴间也讲究房子采光的事。媳妇说咋不讲究哩?不讲究,你见哪个有钱有势的人死了,去埋乱葬岗?还不都占块风水好的豪华墓地?说来归去,谁也别怪,都怪自己……
  媳妇的话没说完,但潜台词我是知道的,无非嫌我挣钱少,窝囊呗。不窝囊咋办,去偷?去抢?这也不能全怪我,说来老爸也有责任,他在单位好赖也是个副主任,我的事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光知道循规蹈矩地埋头苦干。当年我当兵复员后,想让他找找门子,分配个旱涝保收的单位,他却立眉瞪眼地说,自己的路自己走,别想靠老子吃饭。他当老子的不帮忙,我一个毛头小子,刚入社会,四六不懂,只好听天由命了,结果分配到一家化工厂,三天两头没活干,效益怎好得起来,钱开得自然少了。说起这来,我对老爸是满腹牢骚。他这当爸的,简直和人家李天二的爸没法比,李天二的爸李钢,是我老爸的顶头上司,那李天二和我一样,也是当兵复员回来的,人家老爸通过关系,将儿子安排进了商务局,然后又打关节走门子,现在已经升到副局长了,自己的老婆在他的庇护下干起了批发烟酒的买卖,如今发得是人五人六,光宝马就买了两辆。想想自己,唉,人和人真是没法比。当然这话不能说给媳妇听,不然她又得和我翻老账,又得后悔自己怎么就瞎了眼,嫁给了我这么个窝囊废!
  没办法,活到现在这份上,啥事都得硬着头皮应付。我柔声对媳妇说,老爸对房子采光不满意,情绪挺大,咱做晚辈的也得尽份孝心,安慰安慰,现在给他换墓地不现实,能不能给他送点钱去,他喜欢啥,自己看着买点啥。还好,媳妇只是瞪了我一眼,算是默认。
  烧纸是我下班回来在路边小摊上买的,什么金条啊元宝啊,天地银行的万元券、通用银行的亿元票、美钞日元英镑……一股脑买了一大塑料袋,多多益善,送给老爸慢慢花吧。晚上,我找了个十字路口,在地上画个圆圈,怕老爸收不到,里面写上老爸的名字,打火机一按,点燃了烧纸。我说老爸,儿给你送钱来了,你可别再像原先那样舍不得吃舍不得花呀,想买啥就买啥,别太亏待自己……火舌裹着我的话语袅袅升腾,顺着烟尘仰望,看到夜空有颗明亮的星星,一眨一眨,像是老爸的眼睛,仿佛正在深情地注视着我。我想路途那么遥远,人多手杂的,见这么多钱财,谁不眼热啊,真担心有什么差池,就又嘱咐一句:老爸,收到钱后,可得给来个回信儿啊。
  果不其然,我刚入梦乡,老爸就在我面前出现了。他还是穿那件蓝色中山装,见我就说,儿啊,你们挣个钱不易,不该这么大手大脚地孝敬我。你是不知,你送那些钱,在我们这儿根本不流通。再说我一个老爷子,既不抽烟喝酒,又不涂粉买胭脂,有啥花销?还有那些外国币,上面都是些曲缕拐弯的洋码子,我又认不得,又不想移民和出国旅游,去哪儿花?唉,以后记住,可别再送我这些没用的玩意儿!
  老爸不让我乱花钱,我理解,是心疼我,怕我日子不好过。可要说那钱没用,我就不理解了,别人家不都是为阴间的亲人送这样的钱吗?钱没用,那啥还有用?我猜老爸是不是话里有话,在那边整天孤单一人,连个作伴唠嗑、做饭收拾屋的都没有,定是挺寂寞的,就说,老爸,我送你俩女佣吧,平时给你递个茶倒个水什么的。我说是“女佣”,其实都是美女,卖烧纸的小摊上就卖,是按当今走红的歌星影星脸谱制作,拾块钱一个。老爸听了脸子刷地一撂,手一摆,说,得得,你小子这哪是孝敬,纯粹是害我晚节不保哇。我这一辈子身正影直,作风正派,从不勾三搭四,搞那些乌七八糟偷鸡摸狗的事。一到阴间,就弄俩美女陪着,人们见了,肯定骂我是假正经,阳一套,阴一套呢。再说,我那屋子统共一米见方,你让她们睡哪儿?两人处得来尚可,若处不来,整日里争风吃醋,见了像乌眼鸡似的,赌气斗殴,相互掐架,岂不是给我心里添堵?其实,我现在急想解决的,是那房子采光问题,那才是我心头之患,整天见不到一丝阳光,心里总是沉闷,像坠块石头。
  一提老爸房子采光的事,我便羞愧不已,堂堂七尺男儿,竟束手无策,无能为力。对有钱人来说,这事再简单不过,找个采光好的墓地,换一块,迁坟过去就是了,但对于我这个穷光蛋来说,就成了一道解不开的难题。话又说回来,这也怪那家的墓修得太高,本来就在假山上,还修了那么高的凉亭,偌大的亭盖,幕布样将阳光遮了个严实,正好挡住老爸房子的光线。我好像听说过,这邻里之间,盖房搭屋,采光权是受法律保护的。这户人家不是明显违犯有关法规嘛,何不让老爸去他们阴曹地府的主管部门问问,说不定有好的解决办法呢。
  老爸摇摇头,无奈地说,我已经找过阴曹地府了,没用。那些小鬼们,根本不理政事,个个在办公室无精打采,喝茶的喝茶,聊天的聊天,脸上都冷冰冰的,像欠了他几百吊。看他们那样儿,我心已凉了半截,硬着头皮凑到一个领导模样的胖子面前,热着老脸将房子采光的事说了一遍。胖子瞥我一眼,不耐烦地说,你这扯不扯,这房子采光问题是阳间的事,跟阴间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俺们阴间怎能管得了阳间的事呢?这事要想处理好,没别的法子,只能将那家房子拆了,你家房子才能见到阳光。可你见过咱阴间把谁家的房子拆了?拆房子那不是谁想拆就能办得到的,那是只有阳间的人们才能干出来的事呀!你找错地方了。一句话,把我闷了回来。细想,倒也是,阴间人住的房子,确实都是阳间的人给盖的,从未见阴间人能在自己住的房子上增一块砖、添一片瓦。
  老爸的话更让我自责。自己没本事,吃苦受累,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倒也认了。可因自个无能,让先人跟着受委屈,心里实在不是滋味。那又能怎样呢?我一介草民,无权无势,总不能去将人家的墓扒了吧?
  老爸似乎看透我内疚的心理,安慰我说,没事的,没事的。老爸是吃过苦的人,什么罪都受过,这点事算得了什么?老爸只是觉得,那阳光是普照大地,没偏没向,谁都应该享受得到。盼着吧,我想总有一天,阳光会照到我那房子的。说完,扭身默默地走了。望着老爸佝偻的背影,不知为何,此时此刻,我真想哇地大哭一场。
  此后几天未梦见老爸。我想他。虽阴阳两隔,能在梦里见上一面,也是件幸福的事。这几日不知老爸在那边过得咋样,心情是否好些?
  吃过晚饭,我早早爬上床,闭目凝思。脑海像过电影一样,全是老爸的影子。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老爸带我去上街,正值八月伏天,日头毒得像下火,我渴得嗓子发紧嘴发干,闹着吃冰棍。老爸便走到街角卖冰棍的老太太摊前,给我买了一根。就在转身的时候,老爸见旁边一个年龄和我相仿的孩子,手捧一只空碗,眼巴巴地望着,嘴角还流着口水。老爸挥手抹了把脸上热汗,二话没说,掏钱又买了根冰棍,递给了那孩子……
  往事如烟,一桩桩,一件件,老爸的一嗔一怒,一颦一笑,像幻灯片一样浮现眼前……想着想着,老爸果真朝我走来了。我一阵兴奋,急着迎上去,一把抓住老爸的手,问:这些天你咋不来看我?
  老爸张张嘴,欲言又止。满腹的心事写在脸上。
  我想老爸定是遇到什么难言之事,不然不会这样吞吞吐吐。便又追问一句,他才说,你猜我遇到谁了?
  谁?
  李钢!
  李钢就是李天二的老爸,也就是我老爸的那位顶头上司。一提这老家伙,我就有满腔怒火,满腹怨恨。说起来,老爸得病还是他害得呢。他就是个阴阳先生,说一套做一套,心口不一,两面三刀。老爸耿直,心直口快,是个炮筒子,发表的意见往往和他相左,他就怀恨在心,欲将老爸除之而后快。一次喝酒,一斤不倒的他,明明知道老爸不胜酒力,心脏又不好,却先抓起酒瓶咚咚给老爸倒了一茶杯,足有三两。然后又给自己满上一杯,端起来一仰脖,先闷了下去,一抹嘴,指着老爸说,我先干为敬,你要是给我面子,就把这杯干了。众目睽睽之下,老爸也不能丢份子,说来酒是领导给倒的,人家自个还先干了,话又说到这份上,不喝属不通情理,不识抬举,既驳了领导面子,又让领导下不来台,实属官场之大忌。无奈之下,老爸只得端起杯,也一口闷了下去。谁知,李钢又咚咚给老爸倒满一杯,同样,又给自己杯里倒满,然后端起杯朝老爸的杯沿一碰说,虽说我是单位一把手,却也琐事累累,上面管咱的部门多,方丈和尚都得敬啊,工作多有难处,还望你以后多掫车,同时也为了咱们班子团结,来,干一个!
  听话听音儿,这话言外之意不言自明,老爸这杯酒不干了,明摆着就是不给他李钢掫车,破坏班子团结的帽子自然戴在自己头上。这节骨眼上,怎能掉链子,就是杯毒药也得喝呀。老爸端起酒杯,一仰脖,只得又将苦酒吞了下去。就在李钢为老爸倒第三杯酒时,老爸心脏却闹起情绪,摔耙子罢工不干活了,身子一软,出溜一下,就瘫在了桌子底下。幸亏送医院抢救及时,命算是保住了,却成了个只会喘气的植物人——罪魁祸首,岂不是这个李钢?
  但我也好奇,便问老爸,真是巧了,你怎会遇到他呢?
  老爸说,自上次从这回去后,我就想看看假山上那豪华气派的房子里到底住个啥人物。我顺着假山南面缓坡,拾级而上,台阶青石铺就,一级一级,直通山顶,踏在上面,犹如朝拜庙堂的感觉。临近山顶,两腿已是麻木木,酸楚楚。抬头仰望,眼前兀地现出一面碑石,高约三米,厚重坚硬,质地优良,上面刻有“李钢大人之墓”几字,心头不由一惊:此李钢莫非和彼李钢重名?正疑惑间,只听碑后屋内笑浪撩人,打眼望去,见厅堂内沙发上坐着一人,正是李钢。他肩头还靠着一位曼妙女子,定睛细看,呦,你猜那女子是谁?
  谁?
  郑晓萍!老爸说,郑晓萍是我们办公室文秘,脸蛋长得红扑扑像颗甜枣,我只知道李钢见了她,常是眼睛眯成一条缝,没想到他们俩携手相约,共赴黄泉,来这幽静之地,享欢爱之乐。说到这,老爸不解地问:哎,这俩人我了解,向来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怎么说死就死了呢,我咋就不知道?
  我给老爸解释说,他们俩死的时候,你已是植物人,神志不清,已失去记忆,自然不知道了。这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纯属意外事故,据说那天两人欲火烧身,李钢就用轿车拉着郑晓萍到他家车库里搞车震,可能是两人运动量过大,耗氧过多,造成车内缺氧,结果都闷死在车里。发现他们时,两人还相拥而抱,扭缠在一起,身上光溜溜,赤条条,一丝不挂。
  老爸听后脸上掠过一丝笑意,嗬,好风流!我就知道李钢这家伙断做不出什么好事来。不过他们现在好了,再不用偷偷摸摸,而是明目张胆在一起了。咳一下,老爸接着说,当时他们并没发现我的存在,继续打情骂俏,李钢的手就像只八爪鱼,在郑晓萍胸上爬。这时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是李钢的儿子李天二。李天二过去经常去单位找他爸,我认识。他手提一只塑料袋,呼哧呼哧地爬上来,到了碑前,膝盖一弯,扑通跪地,咚咚咚磕了仨响头,然后手捏着塑料袋两只底角一抖,哗地倒出一堆整捆整捆的真票子。那票子像是刚从银行取的,上面捆钱的纸条上还印着红戳。他啪地一声按着打火机,点着票子,随即叫了声爸,儿给你送钱来了……李钢那家伙许是听到叫声了,起身走出来。我想躲,却已无处藏身,只好硬着头皮迎上去。他见我一愣,吃惊地叫一声,呀,老伙计,你咋到了这里?你不是植物人了嘛,怎么,熬不下去了?我说是,想不到在这碰到你——心里话,真是冤家路窄!他说,你住哪儿啊?我看瞒也瞒不过,住这么近,早晚他也会知道,就实言相告。他哦一下,说,就是前几天刚来那位?想不到是你老小子,我还以为是谁呢。他上下打量我一眼,指着我的中山装说,你怎么到这份上了,还一副穷酸相,就不能换身绫罗绸缎?他肩膀耸了一下,黄灿灿的衣服泛着金光:我知道你条件差,想不到竟差到这种地步。咱们没说的,用钱花吱一声,借给你的利息可以优惠,谁让咱过去是老搭档呢。我嘴上说好好好,心里却恨不得啐他脸唾沫——呸,什么玩意儿!我就是穷得要饭,也不会要到你门口!
  谁知,第二天早起,李钢那老不是东西就发起坏来。他肯定是刚爬出被窝,睡眼惺忪地站在假山上,旁若无人般,解开裤带,竟掏出那家伙,冲我房子撒尿。一股黄橙橙的液体从天而降,飘飘洒洒,溅了我一屋顶。这不是诚心欺负人嘛,奶奶的!我当时真想找他理论一番。又一想,还是算了吧,他现在财大气粗,又善搞关系走后门,说不定,上至阎王,下至小鬼,早就让他打点好了,有理又能讲到哪去?算了,认了吧。这也是我这些天没来见你的原因,怕见了你一时板不住,把这事吐露出来,你这脾气能饶了他?定会替我出气。说不定还会做出些过激的事来。那样,他儿子李天二能放过你嘛,暗地里找俩黑道的收拾你一顿,弄你个腿断胳膊折,你这日子还咋过?
  我插嘴道,我说老爸,你以为现在告诉我,我就不去找那老东西算账?
  老爸摆摆手,得得,这账你不用算了,有人替咱算了。
  我一阵兴奋,忙问:谁这么仗义?
  我也不知他们是谁。老爸说,上午我嫌憋闷,想出去遛弯儿,刚出门,眼睁睁见来辆面包车,咔就停在假山下,从车上下来几个人,还提着油漆桶,径直朝假山李钢的房子走去。我觉纳闷,这些人来干什么?便尾随其后,想看个究竟。到了假山上,见那拿刷子的人,从桶里蘸了下油漆,在李钢的墓碑上写了个“拆”字,还特意将那“拆”字画了个大大的圆圈。只听那人边写边叨咕:这小产权墓,没手续胡乱建,早就该拆!有人接话茬说,净说没用的,过去想拆,谁敢啊?我听了这话,当时高兴得差点晕过去,真是见到了青天大老爷,有人替咱主持公道了!这应了那句老话: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看来现在是时候到了!老爸说,根据我的经验判断,李钢的儿子可能是摊上事了,而且是摊上大事了。明儿有空,你去打听打听。
  我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咧着嘴对老爸说:一定!一定!
  早晨醒来,老爸的话虽言犹在耳,但我还是半信半疑。这终究是梦,梦和现实怎能一样呢。不过,答应老爸的事,我一定去做。为儿孝为先,我已经亏欠老爸许多了,我不能再让他老人家失望。上午一到班上,我就去找曾一起当兵的战友顺子。我知道顺子和李天二来往密切,有交情。看来顺子早就清楚我老爸和李钢有过节,聪明的他一见我,眼珠滴溜一转,说:你无事不登三宝殿,我知道你找我干啥,实话告诉你吧,李天二被抓了,有人举报他将没收来的假烟假酒都拉到他老婆店里卖了,还贪污受贿数额巨大,据说从他家搜出来的不法财物就装了一卡车。
  真是神了,这消息竟和老爸梦里判断的一样,简直太振奋人心了!不由分说,我向领导请了假,打个车直奔陵园。我要赶紧去告诉老爸,让他和我一同来分享这难得的喜悦。一进墓地,耳畔传来隆隆的轰鸣声,寻声望去,见假山之上,一辆铲车雄赳赳气昂昂地行进着。哈,我眼睁睁见那铲车突突地向前一拱,高高的凉亭就轰地一下塌了架。一阵尘霾散过,一抹阳光洒下来,满满地照在老爸的墓上,一个个亮亮的光斑,金光灿灿。我心里顿时泛起一股暖流,激动地不由大叫一声:老爸,你的房子有阳光了!声音在墓园里久久回荡,震得我耳鼓嗡嗡作响。我想老爸一定听到我的叫声了,一定!
  我仿佛看到老爸正沐浴在阳光下笑呢。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1-21
在线时间
1302 小时
威望
900
金钱
6605
注册时间
2014-12-14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3953
主题
146
精华
71
积分
903
UID
23351
发表于 2018-11-5 17:31:43 |显示全部楼层
重新排板,阅读起来不方便,分出段落来。

点评

农民老哥  重新排了一下,请山地老师指正!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6 18:2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11-6 18:25:00 |显示全部楼层
山地 发表于 2018-11-5 17:31
重新排板,阅读起来不方便,分出段落来。

重新排了一下,请山地老师指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1-21
在线时间
1302 小时
威望
900
金钱
6605
注册时间
2014-12-14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3953
主题
146
精华
71
积分
903
UID
23351
发表于 2018-11-6 22:39:47 |显示全部楼层
蛮有味道的,这小说,不错。
通过这么一个形式,揭示社会某一方面的丑陋。
也说明了一个道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语言流畅通透,故事精致。

点评

农民老哥  感谢山地老师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7 12:34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11-7 12:34:31 |显示全部楼层
山地 发表于 2018-11-6 22:39
蛮有味道的,这小说,不错。
通过这么一个形式,揭示社会某一方面的丑陋。
也说明了一个道理,善有善报恶 ...

感谢山地老师鼓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8-12-3
在线时间
153 小时
威望
99
金钱
1698
注册时间
2015-12-29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555
主题
49
精华
12
积分
99
UID
25878
发表于 2018-11-10 16:57:41 |显示全部楼层
我佩服这篇小说巧妙的构思。以阴间影射阳间,使得主题也充满正能量。支持精华!

点评

农民老哥  感谢徐老师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11 20:21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11-11 20:21:59 |显示全部楼层
徐玉虎 发表于 2018-11-10 16:57
我佩服这篇小说巧妙的构思。以阴间影射阳间,使得主题也充满正能量。支持精华!

感谢徐老师鼓励!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1-21
在线时间
1302 小时
威望
900
金钱
6605
注册时间
2014-12-14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3953
主题
146
精华
71
积分
903
UID
23351
发表于 2018-11-22 09:47:29 |显示全部楼层
拟推荐。

点评

农民老哥  感谢山地老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11-24 16:1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8-11-24 16:15:57 |显示全部楼层
山地 发表于 2018-11-22 09:47
拟推荐。

感谢山地老师!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站长

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19-3-21
在线时间
4636 小时
威望
8968
金钱
7511
注册时间
2012-3-16
阅读权限
200
帖子
12781
主题
408
精华
3
积分
8968
UID
2
发表于 2019-1-13 13:52:21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留的地址有变?寄出的杂志样刊被退回。
看到后,请短消息将新地址告之。谢谢好作品支持!

点评

农民老哥  谢谢若谷总编!新址已告张琳琳老师。不好意思,给老师添了麻烦。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17 09:22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17
在线时间
81 小时
威望
31
金钱
304
注册时间
2018-1-17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29
主题
2
精华
2
积分
31
UID
32622
发表于 2019-1-17 09:22:30 |显示全部楼层
ruogu 发表于 2019-1-13 13:52
之前留的地址有变?寄出的杂志样刊被退回。
看到后,请短消息将新地址告之。谢谢好作品支持!

谢谢若谷总编!新址已告张琳琳老师。不好意思,给老师添了麻烦。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星光文学网 论坛 ( 备案号:鲁ICP备17049029号 )  

GMT+8, 2019-3-25 02:11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