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星光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回复: 0

[中长篇小说] 花冈 一开往日本的货船 [复制链接]

Rank: 2

最后登录
2019-1-3
在线时间
2 小时
威望
22
金钱
28
注册时间
2018-12-1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11
主题
11
精华
0
积分
22
UID
34647
发表于 2018-12-4 08:15:02 |显示全部楼层


       一九四四年七月二十八日,在日本侵略者占领下的山东青岛港口,大约是上午近十一点半,有一队日本鬼子押着300多个中国战俘、青壮男人,他们中有:身着沾有些灰渣、或挂烂了点口子还吊在浅黄色军衣上的一两根衣条的国军官兵,还有些八路军战士,他们中的个把人是八路军的侦察员和游击队队长等,他们都是在不同的战场、地点因受伤或撤离途中被日本鬼子抓获的,还有就是日本鬼子从山东各地通过欺骗或非常无耻的手段抓来的普通男人和少年,他们中:大的有五十多岁,小的有十二、三岁。他们身着破旧蓝灰衣裤与国军浅黄色和八路军灰白色的军衣裤混在一起,在行进中,大家的身形有些忽动忽闪地向前面山地上的路走着。他们一一一这些中国战俘和平民男子不知道鬼子要把他们押到哪里去?要干什么?自己是将要死还是将要活呢?被日本鬼子掌握着生杀大权下的他们,一个个满腹孤疑,神态如灰,非常低沉!同时,还有在自己两边每隔一小段距离都有恶毒无情的日本鬼子斜端着挨到鬼子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肚皮并伸近在匆匆走着的中国战俘和男人的脚腿旁的不寒而栗的锋利刺刀。此时,这些可怜的中国人在日本鬼子严厉的押解下在朝青岛港口匆匆地走去。而实际上是,他们无从知道要去的真正的目的地是哪里?一一一只有押解中国人的日本军官和鬼子是知道的。

  此时的山东青岛码头,有日军警监和严密的控制。从一边看去:在土黄色的码头上,有一些被日本鬼子逼着的华工正在把堆集在码头边的货物箱子扛着和搬运着在干着沉重的活儿,再过去的码头上,还有十多个华工等以两人为一组的形式抬着日本鬼子从中国各地掠夺来的资源财富的同样沉重的箱子往停泊在一横长石墩码头旁的几艘日本货船上抬上去。再从码头往外一望:外东,就是一片苍茫的蔚蓝色大海。而在大海的很远处是一大片白明明的天空与广阔的湛蓝色大海浑然相交,看上去,非常空越而浩瀚无边!

  中国劳工被押到停泊在码头旁的一条叫“信浓”号的货船上。看着在自己头上方的红色驾驶舱顶上在白明明的天空中的桅杆挂着的日本太阳旗,还有站在甲板上持枪的凶暴的日本鬼子,这300多个中国人就心里发憷,被不可违例地押上船。上船后,日本鬼子就把中国人无一例外都赶进装货物的船的底舱里。这底舱只有一个船盖,一道木梯下到底舱。只要一关,里面就是黑乎乎的就像一间空黑的大房子。现在是盛夏,呆有300多名中国劳工的底舱是又热又闷又暗黑,还散发出因装过不同的货物而留下的臭气,令人难以忍受!当300多个中国劳工被押到底舱里,刚进去完,就听到在自己头上方的铁板盖子“嘭”地一声,就严严实实地被人为关上。一下,每一个中国人马上就见识了从白走进黑的短暂境况里。仅仅过了三分钟,大家就隐约透过黑乎乎的铁板盖子上传来了开船的有些闷而响亮的汽笛声,好像觉得是开船了。此时,战俘劳工队队长耿波(耿谆),29岁,他身边几个战友李铁锤、刘锡财、孟连奇、孟连起忽地意识道:这是开船的声音,他们中有人似乎明白这样一个先前没有想到的事实:他们呆的这一条船,开走了。
那么,他们就马上脱离了山东这一片土地,那就是脱离了自己的家一一一中国。从原来的疑惑到现在的事实,有人似乎明白了,有人还在梦里似的。有一个男人说了一声:
“船开了。”
在这个男人说了时,耿波也听到了在他们这边过去的一些在黑阴阴的船舱里,有些看不太清的劳工一下就激动的嘟嚷道:“船开了!船开了!”说这话的劳工,似乎是随着船上的汽笛声而跟着做出相应的判断似的。似乎没有感觉道开动的船将要开往的目的地是哪里?
由于他们头上边的船盖和船体相连接处有细细的缝隙能透进来一点亮光,底舱就不再那么暗黑了,渐渐地,还显得有些黑阴阴的。这一刻,包括耿波在场的300多名还没有完全明白这次是把他们抓到日本去充当劳工的鬼子意图,至少有很大部分人处于迷糊中,就如梦中人。过了五六分钟,就是船已经离开了青岛码头后的五六分钟,有人才忽然惊醒过来、或恍然大悟:他们已经脱离了家乡,脱离了自己的国家一一一中国了!一种不以他们意愿为主的来自凶毒日本鬼子的强制行为,如一道压抑的不可违反的力量把他们无情而冷酷地与自己的故土分开了。顿时,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就像自己的母亲抱着的孩子,突然被人横蛮地夺去了一样,心情十分的难受而肝肠欲碎!
“李铁锤,我们离开了家了。”刘锡财非常失望地喃喃说。好像才明白是这么回事。
“我们没有家了!”李铁锤心里如压一块石头。有些无神地微张开嘴感叹道
“落在日本鬼子手里,迟早一天都是死!”孟连起心情坏透了,唏嘘地感叹道。
“这些该死的日本鬼子!”又是孟连起的一句骂声,他愤怒而感觉道:自己如鸟被锁进了一个铁笼子。
刘锡财伤感说:“我娘还不知道我不在山东了,她还不知道我被抓了。要是我妈没有看见我,她该怎么办哦!”说到这里,刘锡财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娘一一一”眼泪就簌簌落下。
听到他伤心的喊声,有几个在一边的国军战俘和四五个男人到这时才明白自己的处境是什么,顿时,悲从心起,感到十分无奈和极度的绝望,仿佛一瞬间从天上打到了地狱里。有七八个男人就情不自禁地扑通一声,双腿跪在黑阴阴的铁板上,呜呼哀哉,呼天抢地,有的如孩子呜呜地大哭起来!
一时,大家都哀在一起,极度的无奈又愤恨。
在一边的几个男人愤愤地议论:

“他们把我们弄去,一定会对我们很凶的!”有人说。
“那当然,真他妈倒霉。”
还有一个男人喊道:“我们干脆和小鬼子拼了,把船打烂,游回去。”
“你没有看见鬼子手里有枪嘛。”
“怕什么,老子就是死了,也总比拉去受折磨强。”
“我的妈呀,这怎么得了呀?”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星光文学网 论坛 ( 备案号:鲁ICP备17049029号 )  

GMT+8, 2019-1-18 07:55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