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手机版

星光文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回复: 0

[小小说] 隐姓埋名的战友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最后登录
2019-1-22
在线时间
815 小时
威望
146
金钱
2896
注册时间
2016-9-9
阅读权限
100
帖子
958
主题
242
精华
19
积分
146
UID
28700
发表于 2019-1-11 13:29:4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太行飞剑 于 2019-1-14 05:03 编辑

      欧阳裕仁是一家私企的老板。有一天他的老母亲在过马路的时候突然晕倒,被好心人及时送往医院。医生诊断是脑血栓,幸亏抢救及时,捡回来一条命。欧阳裕仁经过多方了解得知:送母亲去医院的是一位开机动三轮车的收破烂师傅。于是他费尽周折找到了这位师傅的住处——海霞胡同海螺小区的地下室内。那里居住的都是外地来深圳打工的农民。
   收破烂的师傅姓柳,柳树的柳,六十岁左右,沉默寡言,不喜欢与人交往。欧阳裕仁怕对方误会,赶紧自我介绍说:“我是你送到医院的老太太的儿子,是来感谢你的,看来你生活也不富裕,还给我母亲垫付了500元钱,我一定要谢谢你……”说着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厚厚的,估计有上万元。
   柳师傅接过信封,抽出五张粉红色的大钞票,说:“这五百元我留着,确实我也不富裕。其余的您拿回去。您不必重谢我,我那也是举手之劳。”
   欧阳裕仁说:“话不能这么说呀,那天街上很多人,大多数人都不是袖手旁观的吗?只有你,心眼好,送我母亲去医院,还垫付了500元钱,这是多难得呀,我一定要谢谢您。”
   两个人你推我让陷入了僵局。
   “柳师傅你当过兵吗?这被子叠得有水平啊,就跟豆腐块似得。”欧阳裕仁突然话锋一转,套起近乎。柳师傅点点头。
   “柳师傅,兄弟,那你就别见外了,我也是当过兵的,而且还上过战场呢。”欧阳裕仁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他侃侃而谈:“我听你口音是山东人吧,我们连队的战友中有不少来自山东。山东人豪爽,咱们交个朋友吧。”欧阳裕仁伸出来手。两个战友握手言欢。
   “当过兵”这个话题,的确拉进来两个人的距离。两个人聊起部队和战友,聊起那次难忘的自卫反击战,柳师傅说:“我柳传志背井离乡多年,在外闯荡很少回家,但是每月都给老娘和老婆孩子寄钱呢。”
   “老娘和老婆在一起过吗?”欧阳裕仁问。
   “没有啊!老娘在张店老家,老婆在港城市。”柳师傅的话也多起来了。
   欧阳裕仁说:“既然我们是战友,那么来日方长,我也不用给你钱了,咱们交个朋友吧,改日我请你喝酒。”
   柳传志一改刚见面时的拘谨,豪爽地说:“好的,喝酒我不推辞。很久没有朋友一起喝酒了。”
   过了几天,欧阳裕仁果真找柳传志喝酒来了。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喝酒,越拉话越近乎。最后欧阳裕仁说:“兄弟,来我公司干门卫吧,收入稳定,而且可以给我帮忙。”
   柳传志说:“我这个人喜欢自由,不习惯上班八个点。”
   欧阳裕仁诚恳地说:“你就当是给我帮忙吧,我不是照顾你,我真是需要你这么一个负责的门卫,不然有些员工经常顺手牵羊,私自拿工厂的东西。”
   话说到这份上,柳传志答应了。
   二
   上班没几天,欧阳裕仁提出给柳传志办理医保和社保卡,他说:“这是我们公司的福利待遇,全公司都有。等老了就可以不干活儿了。”
   柳传志说:“我不用办,我没有身份证。”
   欧阳说:“这个好弄,回家去取,或者另办一个。”
   柳传志说:“我不方便说透了,谢谢你的好意,我辞职不干了,你还是让我去收破烂吧。”
   欧阳裕仁见柳传志没有身份证,又不愿意回家去拿。不禁产生了怀疑。于是将柳传志叫到自己私人的住处,问:“兄弟,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吗?说出来,世界上没有摆不平的事情。哥哥为你解决。”
   柳传志为欧阳裕仁的真诚所打动,沉默了半晌,说:“实话对你说吧,我不叫柳传志,我是一个隐姓埋名的逃犯。谢谢你的兄弟情,但是你帮不了我。”
   “逃犯?怎么回事?”欧阳裕仁严肃起来。
   柳传志迟疑片刻,基于对战友的信任,讲出来自己隐姓埋名几十年的事实。他说:“当年退伍回家的时候,我被分配在港城棉纺厂,后来与一个纺织女工结了婚,婚后有一个男孩子。一次老婆上班,受到了男班长的凌辱,我一气之下,用上了擒拿格斗的手段,失手打死了他。从此逃离故乡,在外流浪多年。我本名叫刘闯,本来打算自首,我不怕死,也不怕坐牢。上过战场以后,早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只是我老娘九十多了……需要我挣钱尽孝。”
   “刘闯兄弟,我赞成你的打算,等给老娘养老送终以后,再……不迟……”欧阳裕仁推心置腹地说。
   当天晚上,刘闯值班,仓库着火了。刘闯为了救火,受了重伤被送去医院。欧阳裕仁赶到医院的时候,刘闯已经奄奄一息了。他只说了:“拜托,我娘……”就断气了。
   收拾刘闯遗物的时候,欧阳发现了刘闯的退伍证,里面还夹着两个纸片,是两个地址。一个是:山东省张店赵家南村张淑英;一个是港城市南山路79号。
   为了完成战友的遗愿,欧阳裕仁见到了张淑英老人,她九十多了,身体还可以。欧阳裕仁想:这应该就是刘闯的母亲吧。没想到张淑英却说:“我儿子叫姜卫国,在自卫反击战中牺牲了,他牺牲后一直有个战友给我寄钱。汇款单上没有姓名,只写了‘战友’二字”
   欧阳裕仁立刻想到了一件事:在参战前,战友们有个约定,谁要是活下来了,要替“光荣了”的战友尽孝。他明白了,原来刘闯放心不下的,不是自己的亲娘,而是战友的母亲!欧阳不禁对刘闯肃然起敬!并立下誓言:从此以后,以战友的名义继续刘闯未尽的孝道!
   离开张店,告别了张淑英老人,按照第二张纸片上的地址寻找下去,欧阳裕仁想:“这第二个地址应该是刘闯的老婆吧。”可是他错了。他找到的这个港城市南山路79号是“南山路派出所”。原来刘闯的第二个心愿是自首啊?
   刘闯为了救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还需要自首吗?
   欧阳裕仁想:刘闯为什么偏偏选中这一家派出所自首呢?难道他的家数于这一片辖区?刘闯身前是这个辖区的居民?他的户口、身份证属于这里?那他的老婆孩子……
   欧阳裕仁越想越激动,他赶紧敲响了南山路派出所的大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星光文学网 论坛 ( 备案号:鲁ICP备17049029号 )  

GMT+8, 2019-1-23 01:19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